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七章

    关于分配到江城基地的两架acj31一时引起了恒世航空的热议,虽然大家之前在宣传片中见过图片,但是真的亲眼见到飞机的外形,还是深受震撼。

    距离acj31首飞还有一周,不少国内航线空乘就开始盯着内网后台,看看哪些人是幸运儿,毕竟首飞的意义不一般,肯定有媒体采访报道,也说明得上司重视,才会最放心的人安排过去进行首飞。

    不过江子悦是众乘务长中最淡定的,她前几天去王乐康办公室拿飞行任务书,弯腰的时候在他手边的文件夹里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知道稳了,便准备着开开心心和岳机长去西班牙度假。

    这也是她从国际航班转到国内航班的一个小假期。

    对此倪彤还很不理解,国际航班多好啊,假期长,工资高,还能全球到处玩,不像她一直本场四段飞,感觉都没见过什么世面。

    可是人家现在和岳机长热恋中,都要订婚了,想回归家庭也正常。

    有了这样的未婚夫,说不定过几年她就辞职做全职太太了。

    倪彤想想还有点羡慕,她也想找个机长男朋友,可是说起来偌大一个航空公司,竟然没有她对眼的。

    说起机长,倪彤突然给江子悦发消息。

    “师傅,你知不知道今天acj31跟飞过来的飞行员是个女的啊”

    倪彤都听说了的事情,江子悦怎么会没听说。

    “知道啊,怎么了”

    师傅这么淡定,倪彤顿时觉得自己大惊小怪,看看人家多淡定。

    “啊,没什么,就说说而已,你旅途愉快啊。”

    见江子悦没什么聊天的,倪彤也只能作罢,继续回到屋里跟朋友们喝酒。

    第二天清晨,太阳还没出来,一阵缠缠绵绵的细雨就唤醒了这座城市。

    回南天总是这样,空气里总有散不掉的雾气,洗的衣服也晒不干。

    幸好阮思娴刚回江城,衣服还没来得及收进柜子,这个天儿穿的贴身衣物都还整整齐齐地收在箱子里,拿出来熨烫一下就可以穿。

    而她新租的这个房子是去年刚交房的高档公寓,防潮湿做得很好,墙壁上不见一点水气。而且因为离机场近,去挺多航空公司的高层和机长都在这里有一套临时居住的房子,那天和她一起把飞机开回来的机长就住在这里。

    天气还冷,阮思娴拿了件卫衣出来,往头上一套,脑袋钻出来的时候,头发根根立起。

    看见自己这个样子,阮思娴没忍住对镜子翻了个白眼。

    仔细一想,自己对自己也是真的狠。

    刚刚进入飞行学院那会儿,每天的体能训练变态到几个男人都吃不消。

    特别是进行到固定滚轮训练时,把人放在一个铁框里一圈圈地转,一次次地加速,阮思娴一开始也吐得天昏地暗,跌跌撞撞地回到宿舍不仅要漱口,还要洗干净吐在自己头发上的脏东西。

    后来她发现,每天光是打理头发就要比其他男学员多花不少时间,于是她毅然地坐到了理发店。

    这一头浓密柔顺的长发她养了十几年,在她精心护理下,即便烫了卷发也不打结不分叉,所以连理发师都一遍又一遍地摸着这头发,不舍地问“姑娘,真要剪啊”

    阮思娴点点头,说剪。

    然后听到剪刀“咔嚓”一声,阮思娴闭上眼倒吸了口凉气,眉心微微抖动。

    几剪子下去,一缕缕长发落地,头上的重量越来越轻,阮思娴的双眼也闭得越来越紧。

    等她睁开眼睛时,看见镜子里齐耳的头发差点没晕过去。

    就当自己现在也是个见识长的人了吧。

    阮思娴看着自己已经养到齐肩的头发,刚回忆完过往准备出门,手机突然滴滴两声。

    她顺手拿起来看,是柏扬发来的微信。

    柏扬你今天早上入职报道

    柏扬:今天早上机场高速特别堵,你最好早点出门,或者绕路。

    两人是在飞行学院签合同的时候礼貌性加的微信,阮思娴以为这个人估计跟他老板一个德行,这辈子只会安安静静躺在她的列表里,没想到人还挺好,竟然主动来关心。

    阮思娴正要打字,那边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柏扬你住哪儿要不等会儿我顺路来接你

    阮思娴想了想,问你一个人吗

    柏扬我在傅总车上,就在名臣公寓这边。

    阮思娴那我不顺路。

    不顺路就不顺路,但是这个“那”就很灵性了,柏扬自动把阮思娴的意思理解为她跟名臣公寓到世航的路线不顺路。

    “她不在名臣公寓这边的路线上。”柏扬转头对后座的傅明予说。

    傅明予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车缓缓停在小区出口,等道闸栏杆打开的时候,傅明予抬头朝车窗外看去,目光突然一顿。

    柏扬从后视镜看到傅明予在注视着什么,也好奇地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

    那个挺拔地站在路边花台旁,撑着一把伞,似乎在等车的女人,不是阮思娴又是谁

    车内突然死一样的沉默。

    不是不顺路吗

    是不认识这明晃晃的“名臣公寓”四个大字吗

    柏扬咳了一声,打开iad,打开一份会议记录,递给傅明予,假装无事发生。

    “傅总,这是昨天的会议记录。”

    傅明予接过iad,翻了两页,突然说“你去飞行学院的时候是不是把人得罪了”

    柏扬立刻回想自己当时的一言一行,他觉得自己向来风度翩翩,又会说话,也从不跟人红脸,长得还算小帅小帅的,怎么会把人得罪了呢

    还没回答,傅明予又道“以后多注意自己的言行,别丢我的脸。”

    柏扬“”

    行吧,老板说是他的问题,那肯定就是他的问题。

    “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阮思娴完全没注意面前缓缓开走的卡宴,她见雨已经停了,把伞收起来放进包里,再抬头时,一辆出租车缓缓靠边停下。

    阮思娴看了车牌,确认是自己约的那辆。

    正要走过去,一个女人突然蹿出来,抢在阮思娴前面拉开了副驾驶车门。

    她动作大,惊得阮思娴退了一步。

    “师傅,去恒世航空。”

    阮思娴被这一段操作惊得一愣一愣地,反应过来后立刻拽住即将被关上的门,“不好意思,这是我叫的车。”

    女人低头忙手忙脚地系安全带,根本没看阮思娴“能不能先让我走啊我赶时间,马上开会要迟到了”

    “不行。”

    阮思娴一手拉着车门,一手撑着车顶,“麻烦你下来。”

    倪彤拽着安全带,眼神焦灼,语气不耐烦,想去拽车门,可是发现眼前这女人力气居然这么大,她完全拽不动。

    倪彤急得没办法了,双手合十作祈求状,“麻烦您再等等行不行帮帮忙行不行我真的有个很重要的会议。”

    今天凌晨有一架飞机出了安全事故,世航立刻就发消息组织了安全讲座,要求不在飞航班的乘务部全员到齐。

    “不行。”阮思娴横在车门前,语气不善,“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

    阮思娴其实不着急,如果这女的一开始好好跟她说,她肯定让了。

    但是一来就抢车,那她打死不让。

    “求求你了,姐,真的,帮我这一次吧,你就当大发善心行不行”

    说完瞧见阮思娴没有松动的样子,倪彤又放柔了声音,去拽她袖子,释放绿茶攻击“姐姐,求求你了,帮帮忙行不行,我昨晚跟几个朋友聚餐,喝了点酒,早上就睡过头了。”

    撒娇的语气没能打动阮思娴,倒是惹得司机一阵笑,“姑娘,我这是网上约的车,我也不能载你啊,不然我违规了。”

    倪彤“”

    同时,阮思娴朝她晃了晃手机,抿着嘴笑得好像她也没办法似的。

    倪彤迅速朝后张望了一眼,没见着有出租车来,却又不得不解开安全带。

    她刚刚让出位置,阮思娴就坐了上去,猛地关上门。

    就在那一刹那,倪彤听见内车司机手机的语音自动播报“接到尾号为6233的乘客,由名臣公寓前往恒世航空。”

    “卧槽”倪彤看着汽车扬长而去,吃了一嘴车尾气,气得跺脚,“什么人啊这是”

    好在很快又来了一辆出租车,倪彤拦下,一路上让司机踩油门,可算在规定时间之前赶到了。

    只是她没想到,又在恒世航空总部大楼电梯口见到了刚刚那个女人。

    阮思娴也挺惊奇的。

    她侧头看了眼站在旁边跟她一起等电梯的女人,还真是冤家路窄。

    看来以后是同事了

    “巧啊,你还是赶上了。”

    倪彤没想到自己没开口,旁边这个人倒是先开口了。

    也是有意思,明明她自己就是来世航,在那么着急的情况下也不愿意带一带,非要给她吃一嘴尾气。

    倪彤气不打一处来,说出来的话也阴阳怪气,“哟,巧啊,你也来世航啊”

    阮思娴笑着点头“嗯,我来人事处报道。”

    倪彤一挑眉,毫不遮掩地打量着阮思娴。

    刚刚看她上车那副六亲不认的气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总裁夫人呢。

    电梯门开了,倪彤正要进去,却又被阮思娴抢先一步。

    倪彤真是没脾气了,硬生生在门口气笑。

    “你刚毕业”

    阮思娴这次点了点头。

    倪彤轻笑一声,抬脚走进去,“我就说。”

    也就是没轻没重的新人会这样。

    两人站在电梯两端,一个按了12层人事处,一个按了14层会议厅。

    阮思娴低头看着手机,倪彤则抱臂看着她。

    “带飞了吗”

    “还没。”

    倪彤是明知故问。

    刚进来的乘务会经过一段带飞时间,带飞的老乘就是师傅,以后不管职位怎么变化,都有一个前后辈的关系在那儿。

    更何况她还是乘务长。

    “虽然在公寓那边有点不愉快,但我这个人大度,有些事情不得不提点你一下。”见阮思娴不理她,她便走到她面前,与她面对面,“咱们这一行也是讲究资历的,接下来你要进入带飞阶段,眼睛放亮堂点儿,以后懂点事儿,知道礼让尊卑,前辈就是前辈,别处处都争先恐后的,白白让师傅不高兴。”

    她伸手指了指电梯门,“电梯这种地方也就算了,回头上机你也要争第一个,让师傅怎么看你让乘务长怎么看你”

    阮思娴抬头,与倪彤对视片刻。

    倪彤心里更不爽了。

    看什么看

    而没等倪彤发作,阮思娴却“噗嗤”一声笑出来。

    倪彤半晌才回过味儿来。

    她这个笑,怎么看都有一种智商降维看小孩子的感觉。

    倪彤叹了口气,心想话不说明白,这人是听不懂。

    “以后少不了一起工作,正式认识一下吧。”

    倪彤伸出手,郑重地说“乘务四部乘务长,倪彤。”

    阮思娴没动,目光从倪彤的脸扫至她的手,清清淡淡的,不带什么情绪。

    随后才缓缓抬手握住。

    “飞行部第六队acj30飞行员,阮思娴。”

    倪彤的手抖了一下。

    她怔怔地看着阮思娴,似乎不敢相信阮思娴说的话。

    电梯“叮”得一声,到十二楼了。

    阮思娴抽出自己的手,朝外走去。

    在电梯门关上之前,她又回头道“对了,如果你以后跟飞我的航班,到岗前24小时内最好不要喝酒,我是绝对不能忍受乘务员迟到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