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八章

    直到电梯到了十四层,倪彤终于回过神。

    阮思娴

    她默念了好几遍这个名字,终于在电梯门再次合上的那一瞬间想了起来。

    阮思娴,就是那个让她成为“低配版”的阮思娴。

    不过她怎么可能回来

    还是飞行部的飞行员

    这一晃神的功夫电梯就下到了九层,倪彤反应过来的时候狂按楼层,可惜已经于事无补。

    等她再次重回十四层,安全讲座已经开始。

    果然还是迟到了。

    倪彤心里不爽,用力在门口的打卡器上刷了指纹,然后从后门悄悄溜进去,坐在后排角落位置。

    旁边的同事小声道“你怎么迟到了”

    倪彤心里烦躁,一边从包里抓手机,一边说“别提了,烦死了。”

    找到江子悦的微信,她立刻打字师傅,阮思娴回来了

    消息发出去后,她才想起江子悦几天前就去西班牙度假了,这会儿应该刚起飞不久。

    身边的同事还在说话“你是没看见,刚刚王乐康看乘务长里就你一个人缺席,脸都气黑了。”

    搁下手机,倪彤转头问“阮思娴回来了”

    同事愣了下,“谁”

    明显不知道这号人物。

    “算了。”倪彤没再搭理。

    她只是想,或许刚刚那人说的是“阮思贤”,也可能是“阮斯娴”,甚至可能是“阮丝贤”。

    反正也不是多特别的名字,万一就是同名同姓呢

    不然以江子悦的说法,发生了那种事情的阮思娴,怎么可能再回到恒世航空。

    何况还是归傅明予掌管的飞行部。

    要换了她,打死不可能再回世航了。

    在倪彤发散思维的时候,阮思娴已经在人事处办理了入职手续。

    hr录入内网信息的间隙,阮思娴抬头打量着这里。

    从她踏入世航的那一刻起,就发现变化不小。

    一楼宽敞的大厅右侧换上了acj31大型模型,像标志一样伫立在显眼的地方。

    前台的接待由四人变成了六人,换了新的制服,不再是以前那种黑黢黢的西装小外套。

    人事处也从原来的六楼搬到了十四楼。

    并且这一路走来,阮思娴没看到一个熟面孔。

    不过她也没遇到几个人。

    “我这边好了。”hr答应了两张一大一小的单子给阮思娴,“小的这张这是你的内网账户以及工号,还有一些其他的登录密码都在里面,然后这张是流程单,你拿着去十六楼飞行部报道盖章,那边弄完后再去后勤部领取制服就可以了。”

    阮思娴道了谢,拿着东西走出办公室才开始打量她的新工号。

    其实到现在,她都还能背出自己原来的工号,只是抬头的字母变了而已。

    世航以公司组织结构排工号首字母,以监事会为首,层层下达,乘务部的抬头是“e”。

    而如今她的工号抬头变成了“d”,飞行部。

    飞行部的分部hr是个年轻女生,给阮思娴盖章的时候时不时悄悄打量她,嘴角有两个浅浅的梨涡。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女飞呢。”女生手上动作利落,不停地签字盖章,但不影响她闲聊,“而且还是acj31机型,我听说这一批都好厉害,竞争特别大,咱们公司招进来的有几个放在别的公司都得是首席机长预备役呢。”

    她又羞怯地瞟着阮思娴,“你还是最佳学员,好厉害啊。”

    说完,又拿出手机,“我们加个微信吧,私人的,可以吗”

    “可以啊。”阮思娴拿出手机,却正好发现有一个来电。

    屏幕直接显示号码,可见不是熟人。

    但是阮思娴对数字敏感,这串号码并不陌生,应该是近期联系过。

    “我先接个电话”

    hr笑着点头“嗯嗯,你接吧,我这里还有很多东西要录入。”

    阮思娴拿着手机走出去,右拐就是一个玻璃长廊。

    这个长廊连接飞行部国际会议室与行政部,宽七八米,日光透过一体的玻璃照射进来,透出冰冷的感觉,折射出一股科技感,显得这里更清净了,并且有扩音效果,远处的脚步声都能在长廊里回荡半圈。

    阮思娴总觉得这里的氛围有点像某种地方,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喂请问哪位”

    “阮小姐,我是宴安。”

    哦,宴安,北航的宴总,前段时间用这个号码联系过她。

    “宴总您好,找我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我就想问问,你去世航报道了吗要是没报道的话,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他说话的时候带着几分痞气,介于吊儿郎当和调侃的中间地带,和傅明予严肃冷漠的音调完全不一样。

    听着像是开玩笑,所以很容易让人放松下来。

    “不巧了,我现在正在人事处,已经录入信息了,宴总,谢谢您的好意。”

    “唉”

    宴安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么惋惜的吗

    阮思娴不知道宴安和傅明予两人一直看对方不顺眼,只觉得自己竟然这么抢手,早知道多讹傅明予一笔了。

    说不定开个三倍年薪都能接受呢。

    “那阮小姐,我真的好奇,我记得当时你明明都要跟我们签合同了,你是为什么最后又选择了世航呢”

    为什么

    阮思娴签合同的时候专门数了小数点,数了三遍。

    现在的薪资光是交税都快赶上她做空姐那会儿的工资了。

    谁会跟钱过不去

    更何况其中有一半是走的傅明予的账户。

    想到他拿钱求着自己的样子,阮思娴觉得浑身的细胞都舒畅了呢。

    双倍的年薪,十倍的快乐。

    但不能这么跟人说,俗气。

    “这个”

    宴安紧接着又不着调地问“傅明予到底给你灌了什么汤是不是他靠美惑你了,嗯”

    反正人已经被抢走了,宴安不做无谓的挣扎,只是对这个女人本身有点意思,说话的时候也不自觉带上颇些调侃的味道。

    阮思娴大概也是听出了宴安的意思,笑着说“宴总为什么这么说”

    电话那头的人越发放松,捻着酸说“不是么,傅明予这人平时就拿着那张脸招摇撞骗,没少祸祸小姑娘。”

    可不是,他肯定每天早上起来照镜子都觉得自己帅爆了。

    阮思娴脑海里莫名出现了傅明予在镜子前顾影自怜地样子,忍不住想笑,“傅总嘛,毕竟一表人才、玉树临风、气宇不凡”

    话说到一半,她看着ed屏幕倒映出浩浩荡荡一大队人,而为首那个

    但阮思娴脑回路没有断,她嘴里还在吹。

    “温文尔雅、仪表堂堂”

    身后的人影站着不动了,十几道目光刷刷射过来,以其中一道最为灼烈。

    阮思娴声音越来越小。

    不。

    这不是她想象的重逢画面。

    她本来只是想跟宴安一起讽刺一下傅明予,但是这下被人撞见了,指不定这人又要脑补她在表达爱慕之情了了。

    现在急需一个急转弯。

    “风流倜傥、洒脱不羁这些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

    最后一句话,掷地有声,突然转折,打得驻足垂听的人措手不及,一时集体希望自己聋了。

    他们迅速转身,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然后继续朝前走,只不过脚步略微僵硬罢了。

    而玻璃长廊只剩下面对墙面的阮思娴和背后面对她的傅明予,以及眼观鼻鼻观心的柏扬和四个助理。

    冗长的玻璃长廊,似乎有一道道阴风吹过。

    阮思娴想起来了,她之前就觉得这里阴冷得像停尸间。

    电话里,宴安的笑得放肆,跟鹅叫一样。

    “阮小姐,你可真是说了大实话,我就喜欢你这种眼光独”

    耳边的通话突然戛然而止,听筒里传来机械女声“请稍等,对方通话中,请不要挂机。”

    同时,身后一道男声响起。

    “宴安,最近很闲”

    不用想也知道谁在说话,阮思娴还没回头,先见到地上一道被拉长的影子。

    粼粼日光下,他拿着手机,逼上前一步,与阮思娴并肩而立,视线却没有落在阮思娴身上,直直看向窗外。

    他声音里没什么温度,和这玻璃长廊有着微妙的契合感,“如果你没事做,先考虑一下怎么处理你刚刚分手的那个网红在微博骂你的事情,别没事来骚扰我的人,更别想挖墙脚。”

    说到这里的时候才看了阮思娴一眼,轻轻带过,又收回目光,“麻烦遵守一下行业规则,否则我不介意截胡你手里的巴厘岛旅游合约,到时候你也可以看看你家老爷子会不会让你提前几十年入土为安。”

    话毕,电话挂,傅明予转身看向阮思娴,整个动作一气呵成,仿佛宴安随着电话一起挂了一样。

    他声音柔和了许多,“阮小姐,初次见面,你对我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若是换了别的女人,看着傅明予这绅士的眼神,感受到他语气明显转折中流淌出来的偏心,可能真的要当场沦陷。

    而阮思娴只想翻白眼。

    什么叫做初次见面

    狗男人难道你忘了泰晤士河畔的阮思娴了吗

    你忘了那个你等了一晚上的女人了吗

    看着阮思娴一脸疑惑又不解的模样,一旁憋了好大一口气的柏扬终于有机会释放了,他上前一步,道“这位就是傅总。”

    “呀”阮思娴故作惊慌地退了一步,“您听到刚刚的话了不好意思啊,我都是听说的,不知道傅总本人是这么的”

    “嗯。”傅明予猜到阮思娴接下来又要重复那七个成语展示她的词汇量,于是及时打断她,“谁说的”

    阮思娴顿了顿,“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朋友。”

    她姓阮。

    似乎是看透了阮思娴的做作虚伪,傅明予自动归罪于宴安又在背后说他坏话,懒得计较。

    正好柏扬提了下时间,傅明予抬脚就要走。

    要走了

    阮思娴好气啊,怎么就把她忘了呢

    那她打谁的脸啊

    她就是你曾经看不起现在花钱求来的泰晤士河畔女郎啊

    “傅总”

    阮思娴突然叫住他。

    傅明予停下脚步,回头道“还有事”

    算了。

    喊出来的那一刻阮思娴就后悔了,感觉自己像个傻逼一样,不过她向来会急转弯。

    “刚刚对不起啊,我不该听了风言风语就说您坏话,我应该先真实了解您的。”

    然后继续说你坏话。

    他表情稍松了些,“没关系。”

    听听,多么大气,多么绅士啊。

    不知道的又要拜倒在他西装裤下了。

    阮思娴道“那我先走了,还要去领制服。”

    制服

    傅明予脑海里突然出现那张照片,阮思娴穿着飞行员制服,笔挺的衬衫在腰间骤然收拢,不盈一握,曲线忽又婀娜伸开,下面黑色裤子修长利落。

    他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说到制服,阮思娴没想到恒世航空又贴心地改制度了,发了春夏冬各两套,堆一起足足有一大包。

    幸好飞行员们身体素质都很高,即便阮思娴是女生拎起来也不费力,只是不太好看罢了,感觉自己在一群来来往往的靓丽空姐旁边对比更加明显。

    于是贴心的柏扬就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他笑着接过阮思娴的袋子,“我来吧。”

    两人在飞行学院见过,阮思娴对他挺有好感,觉得他作为傅明予的秘书一点也没沾上那些臭毛病,于是也对他笑。

    “谢谢啊。”

    “不客气。”

    柏扬引着她往外走,“傅总叫我来的,说制服多,女生拎着费劲。”

    阮思娴“傅总真好,我好感动。”

    柏扬“嗯,我会替你转达谢意的。”

    谁要你转达了

    看来这脑补的臭毛病他还是沾上了。

    两人一起出了电梯,柏扬把阮思娴送上车才转身回公司,这一幕恰好被开完会出来的倪彤撞见。

    倪彤拿手机拍下来,发给江子悦。

    “你看,就是她。”

    远在西班牙的江子悦放大照片看了会儿,下了定论。

    “不是她,她怎么可能跟副总的秘书关系这么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