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章

    “什么?他还来加你微信?!”

    第二天,夜里十点的酒吧,卞璇摇着酒水混合器,笑得眼睛眯成了两道月牙。

    阮思娴挑挑眉,“对啊,我没通过,还在朋友圈骂了他。”

    司小珍把一盏桌号灯抱在胸前,迷迷糊糊地看着阮思娴:“这么说,他真的不记得你了?”

    阮思娴轻轻地哼了声,抓了一把爆米花一个个往嘴巴里塞。

    “不记得才是正常的吧,空姐们各个都是一样的制服一样的发型,甚至连笑容都是统一标准露八颗齿,谁分得清啊,而且每天有那么多空姐在他面前晃,他哪儿来那么多闲工夫。”卞璇调好一杯酒,往阮思娴面前一放,拖着腮问道,“不过你都知道他也住名臣公寓了你还不重新找房子吗?”

    阮思娴像是听见什么天方夜谭似的睁大了眼睛,“我为什么要搬?我都去世航工作了,矫情不矫情啊?而且他应该不常住,离机场近,忙的时候歇个脚而已,我怕他干什么?”

    “行行行。”卞璇指指面前的酒杯,指使阮思娴,“送到三号桌去。”

    阮思娴拍了拍手,拿托盘端着酒杯往酒吧大厅最边缘的桌子走去。

    年初卞璇辞了职,拿着这几年的积蓄回了江城,实现她的梦想开了家小酒吧,过上了没事自己举办party的梦想。

    只是酒吧生意不太好,勉强保持收支平衡,还没有盈利,所以连服务员都没请,遇上生意好的时候就把朋友抓来帮忙,阮思娴回来这几天已经被抓来好几次来。

    最忙的时段就集中在十点到十一点,等卞璇抓来的其他壮丁到场,阮思娴和司小珍便功成身退。

    不过这会儿说早也不早了,司小珍想到明天上晚班,便顺势要去阮思娴新家里睡一晚,看看她月租三万的公寓长什么样子。

    司小珍兴奋地拉着阮思娴出去,还要展示一下她的车技。

    看到司小珍车上贴的四个实习贴纸,阮思娴突然萌生了退意。

    “要不我们还是打车吧?”

    司小珍拽着阮思娴上车,递过去一个别bb的眼神,“我虽然开不了飞机,但是开车还是没问题的,你放心,科二科三都一把过的。”

    话是这么说,可是阮思娴一路上还是抓紧了安全带,绷直了后背,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总算平稳地到了地下停车场。

    “那边,左拐。”这小区车位紧,大部分都是私家车位,两人转了两圈才被阮思娴看到一个空位,“你慢点,车位不大,这边很多豪车,你别刮着蹭着了。”

    正说着,一辆黑色轿车正对开过来,司小珍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又来一个抢车位的!烦死了!”

    她盯紧那个车位,一脚油门踩过去,阮思娴还没反应过来,她就一脚猛打方向盘,头朝着车位拐了进去,速度快到阮思娴连位置都没看清,就感觉到车身传来一阵怪异的摩擦感。

    “你是不是擦到旁边的车了?”

    车位反正已经抢到了,司小珍踩了刹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不、不是吧?”

    阮思娴立刻摇下车窗,探出头去看,司小珍的车尾正正好挤着人家旁边的车头过来的,整个车子就斜放在车尾上。

    “真的擦到了!”

    “啊!那怎么办啊!”

    司小珍说着又踩了一脚油门,车子硬是给挤了过去。

    “你还动什么啊动!”

    阮思娴算是服了,怪不得司小珍当时第一轮模拟航空器考核就挂掉,就这应急心理素质,真要她开飞机,她不得来个连环撞立刻登上国际新闻。

    管不了其他的人,阮思娴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看看情况,结果司小珍又挂了倒档想退出去。

    硬生生给挤了出去。

    “  你疯了吗?!”阮思娴恨不得一把掐住司小珍的脖子,“你还动什么动啊?你这样一会儿保险公司过来都不会给你全赔了!”

    这人没通过飞行考试可真是全国乘客的幸运。

    司小珍立刻举起双手,心脏扑通扑通跳,“你快看看我撞了什么车。”

    阮思娴白了她一眼,重新探头出去看。

    这一看,阮思娴差点晕过去。

    虽然她不认识那个轮胎上的标志,但她有基本常识,光看那车子的形状,封闭车身、流线型后背、双门双座、骚得一批的磨砂深蓝——完了。

    她幽幽地看向司小珍,“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什么?”

    “我看是一辆可以买你家房子十次的跑车。”

    司小珍两眼一翻,头皮发麻,立刻下车,挤到后面,看见跑车身上一大片擦痕和自己车身的凹处,差点当场昏迷。

    “我、我可以逃逸吗?”

    “你怎么不说你可不可以直接自杀?”

    阮思娴白她一眼,双手叉腰,四处看了看。

    这时,刚刚那辆要和司小珍抢车位的黑色轿车悠哉地开过去,还摇下车窗幸灾乐祸地笑出了声。

    阮思娴瞪他一眼,那司机也不生气,踩了一脚刹车,说道:“美女,知道这什么车吗?布加迪凯龙110周年限量版,整个江城就这一辆。”

    这次司小珍是真的要昏迷了,她扶着车门,双腿打颤,“完了,我完了。”

    “先别慌,你给保险公司打电话。”

    阮思娴皱紧了眉头,原地踱了几步,“要怎么联系车主呢……”

    她看了一眼司小珍,见她拨打电话的手都在发抖,也不指望她了。

    整个江城只有一辆的豪跑……

    阮思娴突然想起一个人,说不定他还真知道。

    走到一边,拍了车身连带车牌发给宴安。

    「宴总,我朋友的车在我家停车场出了点小状况,请问你知道这辆车的主人是谁吗?」

    发出去的瞬间,阮思娴侥幸地想,说不定这辆车就是宴安的。

    就目前的接触来说,他是个好说话的人,说不定事情还好解决。

    没几分钟,宴安直接打了个电话过来,竟然也有一股子幸灾乐祸的味道。

    “你们把这车撞了?”

    听到这句话,阮思娴就知道自己多想了,这不是宴安的车。

    “嗯,我朋友抢车位的时候不小心出了点问题。”

    阮思娴听见宴安笑了声,那语气怎么听怎么奇怪。

    “我还真知道这车是谁的,当初想抢没抢到。”

    顿了顿,他又说:“你朋友运气可真好。”

    阮思娴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背后凉飕飕的。

    “那宴总,您能帮忙联系一下车主吗?”

    宴安又笑了声才缓缓说道:“好啊,他应该还没睡,我给他打个电话,他应该很快就下楼。”

    “谢谢。”

    挂了电话,阮思娴转身看着司小珍,感觉眼前这个人已经半凉了。

    “保险公司怎么说?”

    司小珍哆哆嗦嗦地挂了电话,嗓子都哑了,“他们说马上过来,不、不过,说我车子挪位了,没办法全赔,可能就赔百分之七十。”

    好,眼前这个人凉透了。

    “你、你那边呢?”

    现在焦急还有什么用呢,阮思娴又看了眼那辆布加迪的车痕,叹气道:“车主马上就下来了。”

    司小珍急红了眼,抓着阮思娴的手,“怎么办啊?”

    阮思娴拍拍她的肩膀,“没事,就是擦漆了,应该还不至于让你倾家荡产,等车主来了再说吧。”

    两人在停车场惴惴不安地站了五分钟,终于在远处听到了脚步声。

    司小珍好不容易稍微平静一点的心情又崩溃了,“来了来了!”

    随着那人疾步走进,司小珍捏紧了阮思娴的手,差点没把手指给她捏断。

    “你镇定一点,一会儿人家看你这样……”阮思娴抬头看过去,瞧清了那人的模样,嘴里的话戛然而止。

    “我他妈……”

    不明所以的司小珍揉了揉眼睛,看见那人穿着白衬衫西装裤,身型很好看,只是远远的她就感觉到那人浑身气场过于骇人,还没说话,她就觉得自己可以原地安葬了。

    “阮阮,怎么办啊?”

    “你闭嘴。”

    话音落,傅明予正好看过来,视线落在阮思娴脸上,脚步顿了下。

    随后反而更快地走过来。

    别过来别过来……

    阮思娴心想自己是倒了什么血霉全江城就一辆的跑车被她们撞上全世界就一个的傅明予又被她惹上。

    “车是你们撞的?”

    颜狗司小珍在这种情况下还被眼前人的颜值震了一下,“帅哥、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傅明予转身去看车的状况,随意扫了一眼,最后目光还是落在阮思娴身上。

    刚刚那股浑身不耐烦的的气息早就消失,此时反而好像不是自己的车被撞一样,嘴角噙着一丝笑,“还挺巧。”

    又来了又来了,他又开始了!

    还巧呢,巧就巧在巧特么个巧啊……

    “不巧。”阮思娴闷闷地说,“谁撞车会挑着车撞,挑着车撞也不挑你的。”

    傅明予退了两步,又去看司小珍的车,“还贴了四个实习贴纸。”

    司小珍又窘又害怕,整张脸像被烧了似的,“我……我会赔的……我……”

    “没事。”傅明予说,“不用你们赔。”

    ???

    不光司小珍,连阮思娴都不敢相信这是傅明予说出来的话。

    hello?你是傅明予吗?

    怕不是被魂穿了吧?

    “给保险公司打电话了吗?”

    傅明予又问。

    司小珍疯狂摇头,愣了下,又疯狂点头,“打、打了,真……真的不用我赔吗?”

    傅明予伸手去摸了一下自己车上的刮痕,看了眼手指,说道:“不严重,要你赔也赔不起。”

    司小珍的脸更红了,傅明予这么说,她的罪孽感更重。

    而一旁疯狂翻白眼的阮思娴冷不丁被cue了下,“阮小姐年薪高,倒是有可能赔得起。”

    ???

    关我什么事?

    又不是我撞的车?

    完全糊涂了的司小珍看了眼傅明予,又看了眼阮思娴,“你们认识?”

    阮思娴没说话,傅明予似乎是在想什么,目光在阮思娴身上淡淡扫过,随后说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就走了吗???

    阮思娴和司小珍震惊地看着傅明予转身离去,半晌没回过神。

    “有钱人都这么好说话吗?”司小珍怔怔地说,“原来小说里写的是真实存在的。”

    阮思娴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看着傅明予的背影直到他进了电梯间。

    “阮阮,你跟他认识啊?”

    阮思娴目光凉凉地瞥过来,“认识啊,我还帮你给他送过信呢。”

    “………………”

    此后,在等保险公司的人过来的一个小时,司小珍一直处于人格分裂状态。

    一会儿说:“我觉得他人挺好的啊,和和气气的,把车给他刮成这样他都没生气。”

    一会儿又说:“不对,这不对啊,他这种人怎么会轻易放过我呢?难道不该认为我故意擦了他的车引起他的注意吗?”

    两种说法来回切换,阮思娴终于不胜其烦,“闭嘴!”

    司小珍乖乖缩到了一边。

    阮思娴的心情好不容易好了点,结果保险公司的人一来,又说要对方车主过来确认。

    “怎么还要他来?他都说了不用赔了。”

    保险公司的人大半夜被call过来,态度也不是很好,“这是规定,没有对方的签字,我们也交不了差。”

    司小珍可怜巴巴地看着阮思娴。

    ok,算我摊上了。

    阮思娴转身又给宴安发消息,等了十分钟对方没回复,多半是睡着了。

    她又去找柏扬,发了消息,几分钟没人回,一刷朋友圈,发现一个小时前他分享了一首歌,配词“晚安”。

    行吧。

    阮思娴回头又瞅见司小珍那要命的眼神,深吸一口气,点进好友申请页面,通过了那条申请。

    「傅总这边保险人员还需要您确认没睡的话麻烦您下来一趟吧」

    阮思娴连标点符号都不想打,而傅明予几乎是秒回。

    「原来你知道是我。」

    哇,这个人真的。

    阮思娴面无表情地把上面那句话复制了两遍。

    「傅总这边保险人员还需要您确认没睡的话麻烦您下来一趟吧」

    「傅总这边保险人员还需要您确认没睡的话麻烦您下来一趟吧」

    「好,这就来,别着急。」

    ???

    谁着急了啊!

    五分钟后,傅明予再次出现在停车场,而阮思娴已经坐到了司小珍的副驾驶上,紧紧关着车门。

    保险人员见到布加迪的车主,态度明显好了很多,而人格分裂的司小珍扭扭捏捏的在一旁签字,唯唯诺诺地点头,时不时偷偷瞄傅明予一眼。

    阮思娴懒得管他们,拿出手机刷题。

    不一会儿,车门突然被打开,一股淡淡的冷杉香味随着车空气的涌动蹿入阮思娴鼻中。

    她抬头诧异地看着傅明予:“你上来干什么?”

    傅明予关上车门,按开启动键,侧头看了阮思娴一眼,“保险公司要把车开走,我帮她把车倒出去。”

    “他们没有手吗?”

    “因为车靠得太近,他们不敢。”

    “……”

    行,你有布加迪你牛逼。

    阮思娴立刻要开门,“那你先让我下去。”

    话音一落,车内“咔哒”一声。

    四个车门全被他锁了。

    “你干嘛?”

    傅明予左手搭在方向盘上,右手撑在车座上,侧身靠前,似笼罩一般的姿势让阮思娴无处可躲。

    毫不掩饰地探究意味眼神在阮思娴脸上流连一圈,“阮小姐,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狭小的空间里几乎全都是他的气息,在这昏暗的地下停车场里,连声音也更加沉哑了几分。

    阮思娴往车门缩了缩,“没有啊,我怎么敢对傅总有意见。”

    “是吗?你昨晚那条朋友圈是不是骂我?”

    那你还挺有自知之明。

    “哪条啊?”

    傅明予没说话,眼皮一掀,意思是别跟我装。

    “哦,你说那个啊,就是每天加我的男人很多,我也很烦啊。”

    反正我就是不否认。

    阮思娴也不知道傅明予信没信,反正他还是没说话,只是深深地看了阮思娴一眼,眼神喜怒难辨。

    目光对视,谁也不避让。

    车内一股奇怪的氛围正在蔓延时,傅明予左手突然一打方向盘,就这么看也不看路就把车倒了出去,而视线始终在阮思娴身上。

    卧槽。

    阮思娴整个人愣了一下。

    突然耍帅你有病啊?

    -

    回到家里,司小珍去洗澡,阮思娴换了衣服躺在沙发上,还是觉得哪哪儿都不对劲。

    撞车的是司小珍,最后加了微信的却是她,掰扯半天的也是她。

    怎么感觉自己被套路了呢。

    她越想越气不过,拿起手机发了条朋友圈。

    「这破小区里有野狗,害怕【大哭】【大哭】【大哭】」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