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十二章

    柏扬觉得车里的空气好像都被抽空了,并且持续了三分钟。

    在他感觉呼吸困难时,有人及时地开窗透气。

    柏扬心想阮小姐也是个反射弧太长的人,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话不得体,所以开窗以转移注意力。

    然而柏扬从后视镜里一看,开窗的是他老板。

    这会儿正在通往世航的高架桥上,临近机场,远离闹市,车速很快,外面的风呼啦啦地吹了进来。

    阮思娴立刻伸手捂住自己的额头。

    她今天出门的时候随手捆了个头发,两嘬刘海乱乱地吹在鬓边,这么吹下去,她一会儿得被认为是挂着降落伞空降世航的。

    好在没等她开口,傅明予就自己关上了窗。

    这短暂的操作,阮思娴理解为傅明予刚刚在自我消气。

    那很好,她快乐了。

    阮思娴对着车窗自己整理头发,薅了薅刘海,正要抚平最后一根飞起的头发丝儿时,她在车窗上对上傅明予的目光。

    傅明予在看她。

    “你不呛我两句不舒服?”

    阮思娴也不知道傅明予能不能从车窗里看见她的眼神,反正她自认为很美地翻了个白眼,然后才缓缓转身,和傅明予对视。

    并眨了眨她的美目。

    “不好意思啊傅总,我这人说话心直口快,没有恶意的,您不会放在心上吧?”

    说完的时候阮思娴自己都震惊了下,她竟然被傅明予锻炼得不知不觉掌握了这种盛世白莲的技能。

    傅明予没有回答,目光落在她脸上,一丝丝地打量着。

    这目光看得阮思娴有点发怵。

    这一刻她竟然有一点后悔,不该那么直接地怼傅明予。虽然当场解气了,但是指不定这人背后给她穿什么小鞋。

    往大了说傅明予直接把合约拍在她脸上大吼一声“you\re  fired!”这还是最爽快的结果。

    往小了说傅明予在签派部做手脚,调配航班的时候搞她一下,或者给空管那边打招呼每次都让她的飞机排最后起飞白白浪费她几个小时也不是不可能。

    说到底,阮思娴觉得自己不能跟钱过不去。

    想到这里,与傅明予对视的阮思娴气势一点点弱了下来,并且还有眼神闪躲的意味。

    而这一刹那的闪躲被傅明予捕捉到,他突然笑了起来。

    ?

    笑了起来?

    阮思娴确定自己看到的不是“气笑了”而是一种隐隐透露出“你可真有意思”的笑。

    有病?

    hello你是受虐狂?

    阮思娴猛喝一口水,懒得理他。

    正好车已经开到了大路上,距离世航大门只有不到两百米的距离。

    “麻烦停一下车。”阮思娴开口道,“我在这里下。”

    司机并没有立刻停车,只是降了车速,在前排憋气到快要缺氧的柏扬终于找到机会说话:“阮小姐?这里是大路边。”

    “我知道,就在这里下,前面大门人多,避一下嫌。”

    那个“嫌”字咬得特别重,好像根本不是“嫌隙”的意思,而是“嫌弃”的意思。

    柏扬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感觉错误了,回头去看傅明予,他只是低着头拉了拉衣袖,神色淡漠,说道:“没必要。”

    没必要?

    什么没必要?

    我跟你好像还没到没必要避嫌的关系吧?

    没得到傅明予的首肯,司机自然不会停车,就这么一路开进了世航的地下停车场。

    这一刻,阮思娴才知道原来是自己想多了。

    傅明予的车位根本不在员工停车的地方,确实没必要避嫌。

    下车后,阮思娴低头理了理衣服,一抬头,傅明予已经走了。

    “?”

    走这么快,腿是借的急着去还啊?

    傅明予倒是没有急着去还腿,到了16楼,径直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早已在门口候着的行政秘书和助理纷纷跟上,傅明予在办公桌后落座的同时,本月中长期航班计划及飞行跟踪与动态监控等报告已经放在他的面前。

    傅明予拿起最上层的文件,刚翻看了两眼,目光突然顿住。

    复制整理这份报告的助理突然心神一紧,已经做好给飞行部主管打电话的准备,却见傅明予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抬头问行政秘书。

    “昨晚让你准备的东西呢?”

    行政秘书立刻拿出一份足足有一本书厚的文件,放到傅明予面前:“这是您近两年所有的行程信息,包括航班信息与入住酒店以及具体的会议或者活动记录。”

    看见这么厚的东西,傅明予揉了揉眉心,行政秘书又道:“已经按照国家地区分类标好。”

    傅明予点头:“你们先出去吧。”

    -

    阮思娴到飞行部等了大约半个小时,明天的机组人员就已经到齐。

    分配到江城基地的acj31只有两架,对应的飞行员自然也有限,在场的包括其他备飞人员,浩浩荡荡十余人,一同坐机组车从专用通道去了停机坪。

    下车的那一刻,恢胎旷荡的停机坪一股大风吹过来,无遮无挡,一群人逆风前行,站到了机翼下面。

    机长们带着大家绕机检查。

    ——其实今天也没什么好检查的,主要是欣赏新飞机的美貌。

    随后又带人上机,进了驾驶舱,一遍遍地熟悉仪表盘和操作盘。

    这些东西在阮思娴心里已经滚瓜烂熟,但其他机长和副驾驶都是改装培训出来的,心里要比阮思娴这种新人要紧张,每个人依次去熟悉了好几遍。

    做完这一切,已经到了正午,在机场吃了午饭,又陆陆续续忙到了下午,所有准备活动结束,大家原地解散。

    直到人回到了世航,阮思娴才从兴奋中回过神来。

    虽然刚刚她看着面色沉静行为自持说话稳重,做足了引起疯抢的最佳学员该有的气质,但天知道她内心已经尖叫了起来。

    明天,就是明天,她将脱离学员身份,正式登上飞机,进行为期三个半月的后排带飞生涯。

    当然,这带飞时间还是世航飞行部综合她的资历和飞行员短缺情况决定缩减的。

    只要三个半月,她就能做到驾驶舱右边,成为一名副驾驶。

    如果她做得足够好,或许只需要两年,她就能放机长。

    ——当然这也是当初世航和她谈的条件。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风太大,地上灰尘纷纷扬起,阮思娴竟然有点想哭。

    如果现在有朋友在身边,她肯定会抱住三百六十度旋转十圈来发泄自己的心情。

    太开心,以至于宴安发微信来说晚上一起吃个饭的时候她也一口答应。

    然而几秒后,她回味过来。

    刚刚两人聊了什么来着?

    宴安问她昨晚上那车的事情怎么样了,阮思娴说顺利解决,顺便感谢了下宴安的帮忙。

    宴安说举手之劳而已,然而又“顺便”问她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

    这怎么看都是在刻意约她啊。

    想通的那一瞬间,阮思娴有一丝后悔,她对宴安好像完全没有那个意思。

    可是转念一想,男未婚女未嫁,对方条件不错而且性格合得来,为什么不能接触看看?

    于是阮思娴乖乖地到世航大门口等着宴安来接。

    几分钟后,从机场北航办事处出来的宴安把车大摇大摆地停在了世航门口,还亲自下来给阮思娴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引着她坐进去。

    傅明予和祝东坐的车缓缓从停车场出来,正好看见这和谐的一幕。

    “诶?那不是宴安吗?”祝东摇下车窗探出去半个脑袋,“今天什么龙卷风把他吹到这儿来了?”

    说完一顿,“哦,美女,怪不得。”

    祝东回过头去看傅明予,才发现他目光一直落在宴安的车上,直到那辆车开远了,傅明予才收回目光。

    虽没说话,祝东却感觉到气氛不对。

    上次在庄园聚了一下午,祝东还记得宴安说他要追世航的一个女飞,原本以为他只是开玩笑,但是刚刚看见上他车的女人的背影,能推测出来就是那个女飞。

    那么傅明予的情绪就很合理了。

    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你一个世航的核心航线飞行员和北航的小老板谈恋爱算怎么回事?

    换做祝东,他也不高兴了。

    可是他没法评判,毕竟他是做旅游的,今天过来是和傅明予聊项目,过几天还要去北航谈合作,两方都不好得罪,于是自然地绕开了话题。

    “你听说秦嘉慕要结婚了吗?请柬肯定送到了吧。”说着,他鼻子里哼哼两声,“这位秦公子可真是好手段,知道他家老爷子忌讳什么,竟然逼到了这份儿上。”

    傅明予没应答,祝东继续自言自语道:“自己从小到大不学无术,空长了年龄就想跟他姐争蛋糕,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他搞了这么一招,要大张旗鼓地娶那个父亲做过牢,母亲至今还在给人家做情妇的女人。”

    “这要是把他那个爱面子如命的老爷子逼急了,指不定还真扔一块儿肥肉给他让他消停。”

    “就是可怜了那女人,这会儿还眼巴巴地以为秦嘉慕为了她对抗家族。”

    “她也不想想秦嘉慕是个什么东西,要是秦董咬死不松口,秦嘉慕他还不是乖乖听话,他有跟秦董撕破脸的资本吗?”

    “能想到利用女人,这手段一般人也是做不到。”

    祝东自认为字字珠玑,这个八卦不说引起傅明予闲聊的**,至少能让他跟着嘲两句秦嘉慕的low逼手段,刚刚宴安那事儿也就翻篇了。谁知说完了好几分钟,傅明予依然没应声儿。

    祝东侧头看过去,“我跟你说话呢,你在想什么?”

    傅明予摇摇头,把心里那团想法按下去。

    随手拿了一瓶矿泉水出来,正要拧瓶盖时,又想起什么。

    他仰头靠着座椅,捏了捏眉骨,问道:“在想一个女人莫名对我有敌意是几个意思。”

    这是什么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

    祝东凑过去问:“你得罪过人家?”

    傅明予掀了掀眼皮,“我要是得罪过她我还能不知道原因?”

    “哦……”祝东摸了摸鼻子,“怎么个敌意?”

    怎么个敌意?

    傅明予觉得,好像也算不上多大的事,毕竟那些暗戳戳的想法是他自己猜测的,而阮思娴也不过是当面呛过他几句而已。

    “也就是耍耍嘴皮子功夫。”

    这么一说,祝东大概懂了,他几乎不用思考,立刻笑了出来,“有的女孩子就是这么别扭,只要不是跟你真刀真枪干架,还能是什么原因?看上你了呗,吸引你的注意。”

    傅明予瞥他一眼,随即垂眸沉思,几秒后,小幅度摆了摆头,“她不至于。”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