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二十五章

    如果是第一次听到阮思娴说这样的话,    傅明予会火冒三尺。

    如果是第二次听到,他会气血上涌。

    然而现在,    傅明予叹了口气,    除了无奈也没什么其他的情绪。

    他沉默着转身,    去桌子上拿了剪刀,将大闸蟹拆开,    然后将桌上的绳子包装全都清理干净。

    “吃饭吧。”

    阮思娴跑去洗了个手,率先坐到桌前,而傅明予则去洗手。

    扫了一眼桌上的饭菜,    阮思娴发现旁边还有个小冰袋。

    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份奶油泡芙。

    比起热腾腾的饭菜,这大热天的她更想吃一口甜食。

    而且掰开泡芙后,软绵绵的奶油冒出来,阮思娴当即就咬了一大口。

    吃完泡芙,她一边吸吮着手指上的奶油,一边找纸巾。

    傅明予正好这时候洗完手出来。

    他视线落在阮思娴的手指以及下唇上,    眼神忽地黯了几分,    胸口的位置突然痒了一下。

    “擦擦。”

    他随手才身后的柜子上递了一张纸巾。

    阮思娴擦了手指,两人面对面坐下。

    傅明予不说话,拿起筷子吃饭,而阮思娴喝了口汤,瞄见对面的傅明予,    感觉人生还挺奇妙。

    她做梦也没想过自己居然会跟傅明予在一张桌子上心平气和地吃饭。

    不过她也没忘记自己放傅明予进来的真正目的。

    勺子在碗里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搅拌,她盯着面前的菜,    琢磨着怎么措辞。

    刚刚傅明予说,郑幼安是他合作公司老板的女儿。

    这一点阮思娴是知道的,只是她不知道傅明予和郑幼安认识,而且看起来关系还不错的样子。

    毕竟她对郑幼安所有的了解都是她单方面看郑幼安微博,却从未真正接触过她,连间接都没有。

    阮思娴一直知道自己对郑幼安的情绪有点奇怪。

    她曾经无意中发现郑幼安的微博时,心里甚至希望她是一个浮夸纨绔的富二代,成天声色犬马,飞扬跋扈,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这样她心里会平衡一点。

    你放着自己的亲女儿不要,跑去当别人的后妈,可是那个孩子也不怎么样嘛,根本没有我优秀。

    可是郑幼安偏偏不是这样的人。

    至少阮思娴通过微博对她的片面了解里,她虽然也花钱无度,喜欢在社交上晒奢侈生活,可是又能看见她在微博吐槽与一等奖学金失之交臂,有时候又能看见她秀一秀自己的摄影作品获的奖,甚至还从微博上知道她养的三只狗和一只猫都是捡来的。

    阮思娴甚至在她的微博看着那些猫猫狗狗一点点从小可怜变得胖嘟嘟。

    这让阮思娴心里对郑幼安的那点讨厌都变得名不正言不顺,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躲在暗处偷窥的小人。

    可是她一边讨厌着自己的心态,一边又好奇郑幼安私底下是不是真的跟微博上展现出来的一样,也好奇她跟董娴真实的关系怎么样。

    而傅明予,好像是唯一连接着她和郑幼安的一条线。

    “那个”

    阮思娴正要开口,傅明竟也同时开口,“你”

    两人愣了一下,阮思娴暗戳戳的小心思一下子缩回去,立刻道“你先说。”

    傅明予说“你下周是不是结束带飞了”

    阮思娴点头。

    片刻后,阮思娴突然抬头。

    “说完了”

    傅明予视线扫来,似笑非笑。

    “你还想我说什么”

    阮思娴

    你以为你是德云社的人吗成天都有人盼着听你说话。

    阮思娴没回答,低头抿了一口汤。

    “刚刚你想说什么”

    傅明予问。

    本来都把小苗苗缩回去了,可是现在傅明予又主动提起来,阮思娴便有些按捺不住。

    她沉吟片刻,缓缓开口“你觉得郑幼安怎么样啊”

    如果此时阮思娴抬头,就能看见傅明予嘴角的笑意顺便没了,并且还深吸了一口气。

    “你怎么知道她名字”

    阮思娴抠着勺子,嘀咕道“你管我怎么知道的。”

    “你为什么就这么在意她”

    “你管我为什么在意她。”

    “”

    傅明予放下筷子,郑重地看着阮思娴。

    “我已经说过了,她只是我合作公司老板的女儿,她父母跟我父母走得比较近,就这样。”

    双方父母走得比较近

    阮思娴小幅度地搅拌勺子,又问“那你觉得她怎么样嘛。”

    一口气长长地吐出来,傅明予估算着自己的耐心在短短几个月内究竟翻了几倍,竟然在同一件事上解释了三次。

    “我跟她认识不到两年,见面不超过四次,说过的话不超过二十句,我怎么知道她怎么样她怎么样又关我什么事”

    阮思娴“”

    搞半天你跟她不熟啊。

    不熟就不熟吧,说话这么冲干嘛

    你自己眼巴巴跑来找我吃饭还不准我跟你闲聊几句了

    有病吧这是。

    阮思娴气不打一处来,放下勺子,也没胃口吃饭了。

    “不知道就算了。”

    见阮思娴这样子,傅明予也没心情吃饭了,他放下筷子,直勾勾地看着对面。

    “阮思娴。”

    “干嘛。”

    “你再吃点。”

    “没胃口。”

    傅明予舌头抵着下颌,闭了一下眼睛,开口道“你到底还在生什么气”

    阮思娴也是莫名其妙“我哪儿生气了”

    “你自己去拿镜子照一下你看看你脸黑成什么样子了。”

    阮思娴鼻子里哼哼一声,“我不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吗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傅明予冷笑“原来你也知道你对我态度不好”

    阮思娴也别开脸懒得看他,“要不是你惹我我能这个态度对你”

    “我什么时候惹你了”

    “你自己看看你刚刚说话什么语气是你自己要跑来找我吃饭还不准我说话了,怎么,我就是一道下饭菜吗”

    傅明予抬起一只手,逼迫自己妥协,“行,打住,算我不对行不行。”

    阮思娴“”

    本来就是你不对什么叫做算你不对啊你还挺委屈呢

    幸好这时门铃声响起,阮思娴懒得再跟他多说,问也没问就去开门。

    她动作幅度大,开门的时候脸色把外卖员吓了一跳。

    “不、不好意思,路上车子坏了,我推过来的,又在保安处登记了很久,来晚了,实在对不起。”

    听听,外卖员就为了几块钱的外卖费都比傅明予态度好,他还想撩妹呢,就这态度撩个屁。

    呸

    怎么把自己骂了,都怪傅明予把她给气的。

    阮思娴接过外卖,笑着说“没关系,您辛苦了,我会给您打好评的。”

    说完还随手从一旁的柜子上拿了一旁矿泉水给他,“天气热,你喝点水吧。”

    外卖员受宠若惊地接过水,就差把感激涕零几个字写在脸上了,“谢谢谢谢”

    关上门,阮思娴转身见傅明予还大爷似的坐在她桌前,沉着脸看着她,好像她欠他几百万似的。

    不想再跟他面对面,阮思娴拿着外卖坐到沙发上,快速拆开,拿着勺子吃了起来。

    “你对外卖员态度倒是挺好。”

    “你要是去送外卖我也对你态度好,没办法,我仇富。”

    傅明予按了按脖子,半张着嘴,又长长地吐一口气。

    他再次看向阮思娴时,发现她吃那闻起来就一股劣质菜籽油的饭菜吃得还挺香,而他面前精致的饭菜却在一点点变凉。

    也不知过了多久,傅明予慢慢站了起来。

    正要走向阮思娴时,她的手机却响了。

    阮思娴看了一眼,宴安打来的。

    这大晚上的有什么事

    阮思娴一手拿着勺子,一手接起电话。

    “喂,宴总,有什么事吗”

    听到阮思娴的称呼,傅明予的脚步顿了顿。

    而那边,宴安的声音带着些醉意。

    “你睡了吗”

    喝酒了

    有的男人喝多了就喜欢给心心念念的女人打电话,没想到宴安一总裁也有这矫情病。

    这种情况,一旦聊起来就很容易给对方多想的机会,所以阮思娴撒了个谎,“马上就要睡了,有事吗”

    宴安沉默了一下,说道“唉,我想跟你说说话,你能下来一下吗我就在你楼下。”

    阮思娴感觉背后有一道目光在看她,回头瞪了一眼,往沙发角落挪了挪,“不好意思啊,我已经躺在床上了。”

    “唉”宴安又说,“那电话里说一会儿也行,其实上次那件事我真的毫不知情,我跟前女友其实真的断干净了,以后不会再发生那种事情了。”

    阮思娴揉了揉太阳穴。

    怎么今天两个男人都尽给她找事,这年头的总裁都这么闲吗

    “宴总,这事儿我以为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唉”

    “时间也不早了,您早点休息吧。”

    宴安又叹了口气,顿了好一会儿才说“那你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

    阮思娴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一抬头,见傅明予还在看她。

    “宴安”

    阮思娴没理,继续埋头吃饭。

    傅明予还想说什么,他的手机却又响了起来。

    是柏扬打来的。

    他今晚其实是抽空出来的,晚上还得回公司开个会,这会儿时间已经差不多了。

    他走到阮思娴身边,拿起自己的外套,“公司还有事,我走了。”

    “慢走不送。”

    这生硬的语气让傅明予心里再次浮起无力感,他想说什么,却发现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阮思娴。”

    阮思娴不耐烦地说“又怎么了”

    “外卖不干净,你少吃点。”

    阮思娴依然埋头吃饭,好像没听见傅明予的话。

    直到关门声响起,她手顿了顿,抬头看向桌上的菜饭。

    气死了,要不是傅明予兴妖作怪,她怎么会放着西厢宴的饭菜不吃来吃煲仔饭

    傅明予下楼时,天已经全黑了。

    他拿着外套,脚步迈得极快。

    忙了一整天没休息过,百忙中抽空来陪阮思娴吃个饭,还被她气得半死,也不知道自己在图什么。

    但还没走出一楼大厅,他却看到外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宴安弓着背,靠在车身上,手里点着一根烟。

    虽然没看见他的表情,但他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我很忧伤我很惆怅”的气息,乍一看还真有点失恋之人该有的气质。

    傅明予本来想当做没看见直接越过他,但是走下台阶时,他脚步顿了顿,回头道“宴安。”

    宴安抬头,见是傅明予,也没想说话。

    傅明予就这么侧头看着他,沉声道“人家都发朋友圈内涵你了,你还缠着不放,能不能有点骨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