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十章

    “我迟疑什么我只是在想怎么骂你怎么让你脑子清醒一点”

    傅明予笑“是吗平时挺能骂人的,    怎么现在就迟疑了”

    “我说了我不是迟疑还不允许我词库用光了啊”

    傅明予的眼神告诉阮思娴,他明显不相信。

    阮思娴的怒火彻底被点燃,    抓起包就往傅明予身上砸,    还一边砸一边踹他。

    “你自恋个什么自恋你以为你是谁啊都对你有感觉我只会见到狗才会心脏砰砰跳你懂不懂”

    傅明予退了两步,    被她打得狼狈不堪,一把推开她说“行了我知道了”

    阮思娴还不解气,    一脚踢到傅明予小腿上。

    “知道了就给我滚”

    天刚蒙蒙亮,阮思娴蹬了一下腿,突然睁开眼睛。

    她平躺着,    盯着天花板,胸口还在剧烈起伏着。

    是啊

    她昨晚为什么不直接动手打他

    反正她说什么他都不会信,只会固执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那干脆就用行动告诉他。

    而不是昨晚傅明予问完之后,她只是矢口否认,就跟梦里的场景一样,对于傅明予这种人来说根本没有力度

    他当时肯定没有相信她的否认,    不然怎么会什么都没说就松开她的手,    还让她早点休息,然后转身走了,根本不再给她继续否认的机会。

    可恨她聪明绝顶的脑子就在这种时候卡壳,回家躺床上回想了一晚上怎么骂回去,却没有时光机能让她回到那个时候,    想再多都无济于事。

    阮思娴突然坐起来,气冲冲地看了楼上一眼,    不知道现在去打他一顿还有没有用。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才五点,时间还早,阮思娴又继续倒下去睡觉。

    可是一闭上眼,她脑子里又出现昨晚的画面。

    不行,越想越气,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补救的办法。

    阮思娴又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拿着手机翻通讯簿。

    昨晚司小珍夜班,这个点还没下班,不能给她打电话。

    那就卞璇吧,她开酒吧的,经常忙到早上才回去睡觉。

    电话播过去,一直到结束都没有人接通。

    阮思娴又打了第二遍、第三遍直到第五遍,电话终于接通了。

    对面却响起卞璇暴躁的声音。

    “姐几点啊现在几点啊你要是不给我说出个紧急事件出来我们从此就恩断义绝”

    被卞璇吼了一阵,阮思娴心有愧疚,气势下去了,捂着手机小声说“你已经睡了啊”

    “废话我昨晚喝多了”

    “哦”

    “什么事快说”

    阮思娴“哦就是昨晚,傅明予那个狗男人气死我了,他”

    “怎么又是他”

    卞璇打断阮思娴的话,“你就为了这么个男人大早上扰我清梦万一我昨晚带帅哥回家了呢你对得起我吗”

    阮思娴也是刚刚醒,脑子都还没清醒,但是已经完全没了睡意。

    “唉,你陪我说说话吧,我都快气死了。”

    电话那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卞璇坐了起来,深呼吸一口,强行平静了心态,“说吧说吧。”

    “唉,就是昨晚,傅明予”

    阮思娴说到一半,又被卞璇打断。

    “为什么又是他啊姐”卞璇无奈地长叹一口气,伸腿踢开被子,“你最近提他次数也太多了吧,我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

    阮思娴愣怔一下“有吗”

    “没有吗”卞璇干脆坐了起来,“来,我跟你说说,我没见过这个人,但是我跟他已经非常熟悉了好吧,下次不如你让他来喝酒,我请客,反正大家都这么熟了。”

    阮思娴没接话,卞璇又接着说,“你自己看看,你一个几乎不发朋友圈的人,回来才几个月,发的朋友圈都是关于他的。”

    阮思娴“那也算我都是在骂他好吧。”

    卞璇“那也没见你骂别人啊来,我现在就翻给你看。”

    她说着说着还真的打开了朋友圈,“拒绝微信的那个是说他吧,最后还不是加上了。野狗是说他吧,那首歌也是说他吧,哦,早餐那条不是说他,不过你看看你就发了四条,三条都是说他的。”

    阮思娴“”

    早餐那条也是发给他看的。

    卞璇“这样,我建议你辞职得了,放过自己也放过他,别成天给自己气出心脏病来,行吗”

    阮思娴“哼”了声“我才刚刚结束带飞我怎么能辞职”

    隔着电话,卞璇无语地挠头。

    现在什么睡意都没了,她做错了什么要遇到这样的朋友。

    “说吧,昨晚到底怎么了我倒要听听看了我。”

    阮思娴却沉默了。

    她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没有什么底气了。

    “算了,你继续睡吧。”

    “”卞璇憋气,“阮思娴我迟早跟你恩断义绝”

    挂了电话,阮思娴盯着屏幕,点进自己朋友圈,把这几个月发的内容一一删除。

    可是删完了,她突然又有些后悔。

    怎么搞得她心虚似的

    能不能一键恢复啊

    什么叫祸不单行,就是阮思娴重新躺下准备补觉时,飞行部一个电话打来了。

    这时候阮思娴才深刻体会到刚刚卞璇的心情。

    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指定没什么好事,但很有可能是航班突然变动,需要临时调配副驾驶。

    所以阮思娴即便很困也不敢多睡,利落地起身,一边接着电话一边往洗漱间去。

    可是她还没走出房间,就听那边的人说,让她今天下午再去一趟世航,郑幼安要补拍几张照片。

    阮思娴“”

    她一屁股坐回床上,“为什么啊怎么了啊哪里拍得不对吗”

    飞行部的人说“郑小姐说室外那几张表情不太自然,想补拍一下,就一下午,不会占用太多时间。”

    阮思娴极其不想去,飞行部那边又说“郑小姐比较精益求精,所以”

    “能不能行啊”阮思娴看着窗外的日光,说道,“我觉得我是拍不好了,换人吧。”

    换人当然不行。

    飞行部那边好说歹说终于把阮思娴劝动了,顺便也附带了几句吐槽。

    他们也是头疼,觉得郑幼安要求实在太高了点,可是没办法,他们想着郑幼安是合作公司老板的千金,又是傅明予亲口答应让她来拍的,她的要求他们当然会尽力去办。

    阮思娴轻轻“呵”了一声,“知道了,我现在出门。”

    幸好今天早上气温不是很高。

    阮思娴又换上制服,到世航门口时,另外几个被叫来补拍的飞行员也是一脸无语。

    “真他妈羡慕老张啊,今天有航班,逃过一劫。”

    “烦都烦死了,大早上地我他妈正准备跟女朋友去钓鱼,这下我女朋友也生气了。”

    “诶你说搞艺术的是不是都这样啊”

    阮思娴心想,是的。

    郑幼安这么龟毛,多半是被董娴影响的。

    她以前也是这样,仿佛有强迫症似的,一张画里要是有一丁点别人都看不出来的细微瑕疵,她就能扔了重画。

    一行人拖着不情不愿的脚步走了进去。

    幸好今天化妆师也怕郑幼安再要她重复改装,用了十二万的心思,一次通过。

    郑幼安点了点头,看着几个飞行员,想说点什么,最后只是张了张嘴,说她先去调试器材。

    不过过了一会儿,郑幼安的助理就提着几杯冷饮进来了。

    清晨的气温渐渐升了起来,但是太阳还不算刺眼。

    阮思娴等化妆师把她头发弄好,便拿着郑幼安买的冰咖啡往停机坪走去。

    外面的各种设备已经摆好,郑幼安站在镜头前在摆弄着什么。

    她旁边还站着一个人。

    阮思娴眯着眼睛看了看,是傅明予。

    他今天还挺闲呢。

    阮思娴朝他们走去。

    不过目的地却不是傅明予。

    她经过他们身边,把咖啡丢进垃圾桶里,转身时,看见傅明予朝她看过来。

    “来了”

    这语气,搞得他们俩好像很熟似的。

    明明昨晚才闹了一场。

    阮思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转身朝打光板走去。

    但是没走两步,却听到身后的郑幼安说“你看吧,这几张不太好看。”

    三十八度高温谁能好看啊姐

    这就算了,她竟然还听到傅明予说“确实不太好。”

    阮思娴“”

    她下意识摸了摸脸。

    不好看吗昨天化完妆她站在镜子前看了很久,明明就很好看啊

    阮思娴一路琢磨着这个问题,压根没回头,也没注意到郑幼安听到傅明予说的话时,脸色微变。

    她关上液晶屏,抬头道“我们开始吧。”

    阮思娴按照昨天的位置站好。

    每每看向镜头时,傅明予就站在郑幼安身旁,目光遥遥朝她看来。

    傅明予确实觉得之前那几张不太好,完全没有阮思娴平时好看,还不如随便抓拍几张。

    就像现在,她站在飞机下,穿着制服,臂弯夹着飞行帽,撇头看向侧面,就这样一眼,就比照片里僵硬地笑着好看多了。

    似乎是感觉到他的目光久久停留在她身上,阮思娴回头,瞪了他一眼,随后又很不高兴地别开脸。

    傅明予低头轻笑了声。

    “你笑什么”郑幼安突然问,“是哪里不对”

    “没有。”傅明予回头看她,嘴边的笑意还未消减,“你拍吧,我看看就行。”

    郑幼安点头说好。

    阮思娴回过头时便看到傅明予笑着跟郑幼安说话。

    还笑呢,笑得那么自然,敢情在太阳底下晒着的不是你

    阮思娴越来越不舒服,扯出的笑容也无比僵硬。

    郑幼安从镜头旁探头,说道“你要不先放松一下面部肌肉,现在笑得太不自然了。”

    阮思娴真的试着去放松,可是根本无济于事。

    她突然瞥向傅明予。

    他笑得到是很自然呢。

    “你让他走,我就笑得自然了。”

    “”

    郑幼安噎了一下,迟疑地转头看傅明予,“她是在说你吗”

    傅明予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看了阮思娴一眼,随即转身走了。

    身旁几个飞行员这才小声说“傅总在那里看着,我也浑身僵硬来着。”

    “不过我不敢这么说。”

    敬佩之情完全流露。

    而镜头那边的郑幼安多看了阮思娴两眼。

    沉吟片刻,却什么都没说

    拍摄结束后,已经是正午时间。

    阮思娴没和那几个飞行员一起去食堂吃饭,打算回家吃。

    傅明予的车就停在世航门口。

    阮思娴远远看见,脚步微顿,想了想,从一旁绕开。

    她现在就是很不想看到傅明予。

    可是门就那么一个门,她才走出去没几步,那辆车就跟上了她。

    傅明予摇下车窗,一股冷气便溢了出来。

    “吃饭了吗”

    阮思娴没理他,继续走。

    车就继续跟着。

    阮思娴无奈地停下脚步,“你跟着我干什么”

    傅明予面色不变,下车走到车旁,拉开车门。

    “上车吧,我送你。”

    “你很闲吗”

    傅明予抬手看了眼腕表,“不是很闲,所以你赶紧上车。”

    “我不。”

    阮思娴不再理他,继续朝前走。

    傅明予倒是不急不缓地跟了上来,在她身后说“天这么热,你就打算这么走回去吗”

    “我自己可以打车的。”

    “现在高峰期。”

    “那我可以等。”

    “你在倔什么”傅明予说,“怎么宴安可以顺路送你,我就不可以”

    阮思娴“”

    他这个角度好刁钻我竟然不知道如何作答。

    “你今天心情很不好”

    阮思娴回头,站在离他三步远的地方。

    “对啊,知道我心情不好就别惹我。”

    “我惹你了吗我今天都没跟你说话。”

    阮思娴长呼一口气,“你站在那里光是呼吸就让我生气。”

    说完,阮思娴又继续走。

    但她感觉傅明予还跟着她。

    阮思娴回头道“你又在干什么啊我昨天晚上都说了,我对你没感觉。”

    傅明予点点头“我知道。”

    知道你还缠着我

    不等阮思娴说话,傅明予又说“那你今天生我什么气”

    对啊。

    我在生他什么气

    阮思娴愣了一下,抬头见傅明予眼里点点笑意,突然反应了过来。

    狗男人带我节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