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十一章

    一辆辆飞速行驶的汽车在高架桥上扬起灰尘,    从车窗折射进来的太阳格外刺眼。

    车内有一股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清冽香味。

    阮思娴安静地坐在副驾上,飘远的神思被这香味吸引,    她轻轻嗅了嗅,    有点好奇这个味道哪里来的。

    车座前没有熏香,    后视镜上也什么东西都没有,挡旁边的置物柜也没放东西。

    她的目光渐渐搜寻至驾驶座,    傅明予正好停在红灯前,朝她看过来。

    阮思娴“”

    目光一对上,她又别开脸,    冷漠地看着前方。

    她开始回想自己为什么坐在了他的副驾驶。

    一定是被太阳晒晕了,被傅明予气晕了。

    这个男人太不要脸,把她堵在世航门口,大中午的人来人往,她不上车,他也不走,就眼睁睁让来往的员工看着。

    他堂堂一总监,    未来一总裁,    能要点脸吗

    瞧那架势,她今天要是不上车,他大概能一路跟着她走到家。

    “今天我可不是因为你生气。”阮思娴闷了许久,决定主动开口解释最关键的问题,不然傅明予又要多想,    “天气太热了,我烦躁,    谁来我都这个脾气。”

    傅明予淡淡地“哦”了一声。

    阮思娴皱眉看他“真的。”

    傅明予脸上依然没什么表情波动,“嗯,我知道了。”

    可是阮思娴怎么就这么不信他的话呢

    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就那么喜欢别人对他生气吗

    阮思娴憋着气鼓着眼睛看他,他却没什么反应。

    把自己憋了半天,对方屁都不放一个,阮思娴选择闭嘴。

    她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要再是开口,指不定又被他带进坑里。

    累了,真的累了。

    车内沉默了半晌,傅明予突然问“你在想什么”

    阮思娴面无表情地说“哦,我在想尽快去考个驾照。”

    免得总是因为没车的原因被人拽上副驾驶。

    傅明予如何听不出她的意思。

    考个驾照,自己开车,免得他再用这种理由强行缠着她。

    也不知道她上宴安的车时,有没有产生过这种想法。

    他冷冷笑了一声。

    “阮思娴,我比宴安到底差在哪里”

    阮思娴莫名地看着他,“你突然提他干什么”

    傅明予眯了一下眼睛。

    他其实很不想问这种问题。

    他甚至从来没有想过要拿自己跟宴安比较。

    但是同样都被拒绝过

    “怎么你能心平气和跟他说话,能让他开车送你,我就不行”

    他转头看着阮思娴,“我和他哪里不一样”

    那当然不一样。

    这句话差点就要脱口而出,幸好阮思娴临时刹了个车。

    可是哪里不一样呢

    傅明予一定会追问她,但是她在心里想了一圈,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反正就是不一样。

    正好停在一个红灯口,傅明予停下车,直勾勾地看着阮思娴,等着她说出下文。

    阮思娴扯着嘴角道:“你比他帅,舒服了吧”

    傅明予又没什么反应,慢悠悠地收回目光,前头绿灯亮了,他踩下油门。

    汽车飙出去,眼前的景物飞速倒退,车内又恢复了安静。

    然而就在阮思娴以为她明显敷衍的回答已经让这个话题过去了时,却听见他轻飘飘地说“哦,所以你怕你动心”

    “”

    “傅明予”

    身边的好好像又到了忍耐的极限,再戳一下就要炸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知道她会生气,但是傅明予听到她的反应,心里却溢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愉悦。

    他淡淡地勾了勾唇角,不再说话。

    十分钟后,车缓缓停在楼下。

    阮思娴下车的时候都没有跟傅明予道谢,不过他也不在意,反正是他非要送她回家的。

    傅明予就坐在车里,看着她大步走进大厅,直到人消失在电梯里。

    手机突然响了一下,傅明予看了一眼,是郑幼安发来的消息,问他要不要看看今天拍的照片。

    阮思娴的照片吗

    傅明予回好。

    收到这个消息后,郑幼安便把自己关进了暗房。

    虽然现在胶片相机已经陆续停产,但郑幼安依然认可胶片相机对色彩的还原和图像清晰度,所以暗房依然是她心里圣地一样的存在。

    她对摄影的要求高,好在家里条件优渥,经得起她随便造,家里镜头堆得跟山似的。

    而她成绩也不俗,十三岁的时候家里就为她开了摄影展,十五岁出国留学,七年时间拍了不少作品,其中获奖不少,她的爸爸也以她为傲,逢人就要把她的成绩拿出来说一说,而朋友们也时常请她为自己拍照,眼里全是崇拜的光芒。

    就连老师也几乎没有批评过她的作品。

    自小养成的自信让她对自己的作品越发严苛,即便这次只是拍招募宣传片,她也当做是一次艺术片来拍。

    可是傅明予却说什么

    “确实不太好。”

    已经过去了这么久,郑幼安每每想到这句话还是不舒服。

    我说我自己拍得不太好是谦虚,你说我拍得不太好那就是眼瞎。

    她越想越不服气,暗房里舒缓的音乐也不能缓解她的心情。

    等照片洗出来,她独自欣赏了很久。

    你们世航绝对没有出现过这么有艺术气息的宣传照。

    绝对没有。

    把扫描出来的高清照片发到柏扬邮箱后,郑幼安安静地等着傅明予的评价。

    然而过去了半个小时,对方还没回应。

    郑幼安忍不住又发了一条消息问明予哥,您看了吗

    此时傅明予刚刚回到世航。

    桌上放着刚刚起草的飞行数据负面应用清单,这是他最近最重要的工作。

    看到郑幼安的消息后,傅明予回了个“稍等,在忙”,便去了会议室。

    第一次召开关于改革飞行品质监控的会议,底下坐的股东代表都是持反对意见而来。

    这场会议一开就是七个小时。

    傅明予走出会议室时,天色已经黑了。

    柏扬跟在身后,说道“刚刚傅董打电话来询问今天的会议情况,现在回电话吗”

    “不急。”傅明予朝自己办公室走去,“结果没有出来之前不用给他汇报。”

    坐到办公室后,傅明予脱了外套,手臂搭在靠背上,懒懒地看向落地窗外的霓虹灯。

    充斥在脑子里的各种争吵声慢慢散去后,傅明予揉了揉眉骨,突然想起了什么。

    “柏扬,今天郑小姐是不是发来了新的照片”

    柏扬点头道“早就发过来了,现在要看吗”

    傅明予“嗯。”

    郑幼安发来的照片很大,柏扬花了很长的时间解压。

    等待的时候,他拖着下巴看进度条,眼睛似阖未阖。

    真想告诉郑小姐,把阮思娴的照片发过来就得了,反正他们日理万机的傅总也没有精力看其他人的。

    二十分钟后,柏扬在办公室里的显示屏里放出了郑幼安发来的照片。

    傅明予呈放松的姿态坐在沙发上,握着遥控器,翻了几张还不见想看的的照片,便直接跳到目录,直接选中阮思娴的照片。

    柏扬在一旁面无表情地想果然。

    也不知过了多久,柏扬快要原地入定时,傅明予才随意滑过其他照片。

    但几秒后,他又翻回了阮思娴的照片。

    这次不知道又要看多久。

    柏扬想下班了。

    他上前一步,说“需要我把这几张照片发到您手机上吗”

    傅明予目光一抬,直戳戳地盯着柏扬。

    柏扬顿时清醒了,什么困意都没有了。

    然而下一秒,却听傅明予说了一个字。

    “好。”

    于此同时,傅明予打开了手机,几十条消息瞬间涌了进来。

    他大致浏览了一遍,不重要的自动忽略,而看到郑幼安连着给他发了好几条时却有些好奇。

    六个小时前。

    “您看了吗觉得怎么样”

    四个小时前。

    “明予哥”

    两个小时前。

    “傅总您看了吗”

    十分钟前。

    “傅总,您随便看看吧,提提意见也行微笑”

    傅明予见她这么急切,就又回忆了一下那些照片。

    照片选取的画面、拍摄角度、画面结构都很有特点,用光也很巧妙。

    但精致有余,瞬间气氛不足。

    总结来说,就是一组非常细腻的人像作品,但作为宣传片来说,却是本末倒置了。

    不过这也不重要,招生宣传而已,拿去给郑幼安练练手也无所谓。

    傅明予拿着外套起身,准备回家,同时给郑幼安简单回了两个字。

    “还行。”

    这条消息石沉大海,郑幼安没再回复。

    上车时,司机问傅明予回哪里。

    傅明予闭了闭眼,“名臣公寓。”

    夜色浓稠,灯火万家,车窗紧闭,车内安静而凉爽。

    傅明予解开领带睡了一会儿,在即将抵达名臣公寓时自然而然睁开了眼。

    他微微侧头,看向窗外时,突然说道“停车。”

    阮思娴搬过来几个月,却一直没有好好了解这附近的环境,直到今天晚上想自己做做饭了,打开地图找超市,才发现附近两三公里的地方有一条步行街。

    她洗了个澡出门,慢悠悠地走过来,但人还没进超市,就看到一家花甲粉丝店门口排了很长的队伍。

    往那边走了走,香味勾人。

    阮思娴不知不觉停下了脚步,站在了队伍最后面。

    有这么香的花甲粉丝,自己还做什么饭啊。

    她排了快二十分钟了,队伍才挪动了不到两米,垫着脚尖看了看,店家又在准备外卖了。

    阮思娴摸了摸肚子,开始思考要不算了,再等下去她就饿死了。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一下。

    她打开一看,竟然是傅明予发来的消息。

    傅明予一起吃个晚饭

    他的名字一出现,又勾起了上午在车里的情形。

    阮思娴现在回想,都还会觉得不对劲。

    她为什么会说不出来他和宴安到底哪里不一样。

    她也想知道为什么她就是不能心平气和地跟傅明予说话。

    甚至在傅明予说“你害怕你动心”时,她发现自己竟然真的害怕了。

    这种感觉太令人烦躁,她一点都不想再去感受那种氛围。

    阮思娴不用了,我吃过了。

    回了消息后,阮思娴呼了一口气。

    但紧接着,他的消息又来了。

    傅明予我在你后面。

    阮思娴呼吸陡然一紧,后背瞬间崩直。

    这人怎么神出鬼没的

    没有回头看,阮思娴直接低头打字。

    阮思娴我后面是养猪场。

    这种时候的感知特别灵敏,阮思娴感觉自己身后有人正在向她靠近。

    但她始终没有回头看。

    直到几秒后,一个大妈拎着垃圾桶经过她身边,回了店内。

    傅明予没有走过来,但他的消息却过来了。

    傅明予最近可不是想养猪了嘛。

    阮思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