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十四章

    “你怎么开始玩手机了”郑幼安泪眼婆娑地看着阮思娴,    “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

    “我回个消息。”

    阮思娴又困又饿又累,    忍住想打哈切地冲动,    起身道,“我去上个厕所。”

    “你怎么老是上厕所。”

    郑幼安不满地皱眉,又继续趴着哭。

    阮思娴拿着手机躲卫生间,给傅明予发消息。

    阮思娴你来了没有

    傅明予嗯。

    阮思娴快点

    傅明予别着急,    还有几分钟。

    催促完,阮思娴上了个厕所,    不过几分钟时间,    外面就有人趁机而入了。

    她远远看着,看见一个穿花衬衫小脚裤的男人端着一杯酒俯身站在郑幼安面前。

    “美女,一个人喝酒啊”

    郑幼安抬起头,脸上泪痕未干,    看起来楚楚可怜。

    男人一下子心都痒了,非常自然地坐到她旁边,    凑到她耳边说“哎哟,美女怎么哭了”

    从小被保护着长大的郑幼安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脑子没转过弯,愣怔地看着对面的男人,    衬衫晃得她眼花。

    花衬衫对露出这种表情的美女简直毫无抵抗力,伸手就要去搂她。

    然而还没碰到郑幼安的肩膀,就被人抓住了手臂。

    “你干什么”

    花衬衫回头,见阮思娴冷冷看着她。

    嘿,今天有艳福,    又来一个大美女。

    “我正安慰小美女呢。”花衬衫笑着收回手臂,目光黏在阮思娴脸上,“你们一起的啊。”

    阮思娴不想在卞璇的店里惹出麻烦,能动口就尽量不动手,于是她心平气和地说“嗯,您这边有事没事的话我和她要走了。”

    “别嘛,这才几点呀,一起喝两杯呗。”花衬衫说着又往郑幼安那边靠,“美女怎么哭了呢失恋了跟哥哥说说,哥哥开解你。”

    阮思娴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抱着臂,说道“我告诉你为什么,她今天打断了一个搭讪她的男人的腿,害怕坐牢,害怕得哭了。”

    郑幼安“”

    花衬衫嘴边的笑僵住,几秒后,干笑两声“嘿嘿,美女真会开玩笑。”

    “没跟你开玩笑。”阮思娴活动着双手,“我这方面经验比较多,所以她来找我出主意。”

    说完,她歪着头看花衬衫,“你也一起出个主意”

    这要是还听不出来阮思的意思就傻逼了,花衬衫咬了咬后槽牙,抄起酒杯就走,低低念叨“真是朵带刺的玫瑰。”

    阮思娴只当没听见他的土味形容词,递了张纸巾给郑幼安。

    “擦擦,眼线都花了。”

    郑幼安接过纸巾,却捂住嘴呕了起来。

    阮思娴一下子蹦起来,“不是吧,这么点酒你就吐了我还以为你酒量多好呢。”

    呕吐物在喉咙翻涌,郑幼安站起来往厕所冲,还不忘解释一句“我是被那个男的恶心吐的”

    阮思娴大步跟着她过去,却被关在门口。

    郑幼安可不想别人看见她呕吐的样子,那多丢人,进去后第一件事是打开水龙头来掩盖呕吐的声音。

    阮思娴敲了敲门,“你还好吧”

    “我没事,吐一会儿就行了。”

    既然这样,阮思娴也懒得在这狭小的卫生间添堵。

    傅明予就是在这个时候到的。

    他推门而入,四周打量一圈,没有看到阮思娴的身影,于是往吧台走去。

    正在擦杯子的卞璇一抬头看见他,双眼亮了亮,很快又觉得熟悉。

    她偏着头仔细打量,突然恍然大悟。

    傅明予突然出现在这里,卞璇可不会天真到以为他是来喝酒的,除了来接阮思娴还能干嘛。

    “傅总”

    傅明予正好停在吧台前“您认识我”

    那不可得认识嘛。

    卞璇揶揄地笑“你不认识我,但是我对你可熟了。”

    正在傅明予疑惑时,阮思娴黑着脸走过来,死亡凝视着卞璇“你没事做”

    卞璇立刻收起笑意,严肃地晃了晃杯子,“我去招呼客人。”

    说完便屁颠屁颠地走了,吧台处便只剩下傅明予和阮思娴。

    他琢磨了一下卞璇的话,大概是他想的那个意思。

    所以阮思娴经常在朋友面前提起他吗

    他心情越发好了,低头注视着她,眼里带着笑意“喝酒了”

    “没有啊。”阮思娴嗅了嗅,“是你喝酒了吧”

    傅明予点头“嗯,今晚有个应酬。”

    阮思娴听到这话,问“那你是中途过来的”

    如果真是这样,耽误了傅明予的正事,她还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要世航好她才好啊。

    “不是,我已经回家了,找我什么事”

    “哦,郑幼安在里面吐呢。”

    傅明予顿了一下,“郑幼安”

    “对啊。”阮思娴说,“在这儿喝闷酒,你要不把她弄走我今晚别想回家睡觉了。”

    短暂的沉默后,傅明予的表情一点点冷淡了下来。

    竟然是因为郑幼安把他叫过来的

    晚上应酬喝了不少酒,司机问他回哪里时,他下意识就选择了比湖光公馆更远的名臣公寓。

    理由很简单,他突然有点想见阮思娴。

    就像最近的无数次莫名冒出来的想法一样,没有为什么,突然就想见见。

    虽然知道她对自己不会有好脸色。

    至于为什么不能打字,因为见不到人,听听声音也好。

    傅明予当时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想法。

    所以当她说“不行就算了”时,傅明予的脸瞬间就黑了。

    幸好,下一秒,她又补发了一条“你现在过来找我”。

    坐在车上时,傅明予看着车窗外的霓虹灯,嘴角勾着淡淡的笑。

    她果然还是想见我的。

    而且还是酒吧这种地方。

    喝了酒,想见的人是我。

    可是人到这儿了,傅明予才发现,好像不是这么一会事儿。

    他偏了偏头,问“她怎么了”

    阮思娴没有注意到傅明予的表情变化,带着点调侃意味,说道“你自己气哭的女人你自己去道歉,我可不帮忙,我要回家睡觉了。”

    傅明予当然知道自己是怎么“气哭”郑幼安的,但他现在一点都不想搭理这件事。

    原来阮思娴急急忙忙地把他叫过来,并不是想见他,而只是让他来收拾郑幼安的烂摊子,语气还这么事不关己,好像他完全就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也并不在乎他跟别的女人怎么样。

    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很自讨没趣。

    想到这里,他心里烦躁,环顾四周,也不见郑幼安的身影。

    “我气哭的女人多了,自己要给我找事,我各个都要去道歉吗”

    说完这句,他突然意识到哪里不对。

    看向阮思娴时,果然见她脸色变了。

    傅明予皱眉,心里后悔,便放柔了语气“我不是这个意思。”

    阮思娴瞪着他“傅总的词典里就没有道歉两个字是吗”

    傅明予承认阮思娴说的有一部分是对的。

    自他成年之后,甚少行差错步,身份地位使然,道歉更是少之又少的事情。

    然而在想起阮思娴后的几个月,他却几次想过道歉,可是每每看到阮思娴对他横眉冷眼,他很难去开那个口。

    直到现在,傅明予才知道,原来那件事依然是她心里的一根刺,如果不敞开说了,这将是她永远的心结。

    “我现在给你道歉。”他突然开口道,几乎没有多余的思虑。

    阮思娴一瞬间没反应过来,只见他头微垂着,看着自己的眼睛,似乎在传达什么意思。

    “以前误会了你,是我对不起你。”

    “你”阮思娴有些不可置信,“你想起来了”

    “嗯。”他继续说道,“能原谅我吗不行的话你提要求,我能做到的都会答应你。”

    阮思娴愣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她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傅明予这个狗男人在她面前低声下气地道歉,然后自己无比潇洒地扭头就走。

    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天,心情好像跟自己想象中不一样,并没有那种大仇得报的感觉。

    仔细回想,似乎是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有回想以前的事情了。

    但是最近每次见到傅明予,她还是会跟他唱反调,跟他对着干,但她很清楚,绝不是因为以前的事情生气。

    好像就是一种下意识的幼稚行为,跟个小学生似的。

    “你别不说话。”傅明予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你要我怎么做才能解气”

    他一说话,阮思娴心里更乱了。

    因为她觉得自己他妈早就居然就不生气了,这事儿说出来很没有面子

    正好这时候,郑幼安从卫生间出来了。

    阮思娴皱了皱眉,说道“你先把郑幼安送回去,她喝多了,在厕所吐了。”

    傅明予心头重重压着,叹了口气,转身朝郑幼安走去。

    把郑幼安拉到车门旁往里塞时,她还用力地挣扎着。

    “哎呀你别动我我可以自己回去,我司机会来接我”

    她不进去,傅明予也没法动她,只能沉声道“你安分点,别给我添乱了。”

    “谁给你添乱了傅明予,我告诉你,我从小到大就没受过这委屈”她手臂在傅明予面前划上了一道,“我郑幼安从此跟你恩断义绝,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不对,你走独木桥,我过阳关道,总之我们以后互不相关”

    傅明予很烦躁,不想再跟醉鬼多说,便让司机过来安置她。

    “把她送回去,安全到家了给我说一声,路上别放她下来。”

    “你不要假装很关心我的样子我跟你说,我知道你一点都不喜欢我,你以为我就很喜欢你吗你以为全世界都喜欢你吗你可想太多了多得是人不喜欢你”

    那句“多得是人不喜欢你”像一根针,突然扎了一下傅明予的心。

    傅明予没再搭理郑幼安,直接转身回去。

    于此同时,阮思娴坐在吧台边上,撑着下巴发呆。

    偏偏这个时候,刚刚那个花衬衫不知道从哪儿买来了一朵玫瑰,猝不及防就递到了阮思娴面前。

    “美女,朋友走了啊一个人坐吧台”

    阮思娴看都没看他一眼,冷声道“走开,别烦我。”

    说完,她端起面前的橙汁想喝一口,那花衬衫却突然拿走她的杯子,咧着一口黄牙笑道“心烦就更要喝酒了,我请你喝这里的招牌日落大道怎么样”

    阮思娴深吸一口气,转头看着他。

    花衬衫垫脚坐到另一张高脚凳上,瞥见阮思娴白皙纤长的手指,一时心痒,伸手摸了上去。

    “我最见不得美女发愁了,来,我们酒逢知己千杯少,先干个一杯”

    垂眸看了看她放在自己手背上的肥手,还不停地摩挲,阮思娴心底的怒火底线已经濒临崩溃。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我不想给我朋友惹事,但是你再骚扰我,我就不客气了。”

    她抽出自己的手,盯了一眼花衬衫的啤酒肚,讥笑道,“真要动手,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你信不信”

    花衬衫自然不信一个女人能把他怎么样,笑嘻嘻地去搂她的肩膀,“哦是吗要动手吗往哪里动呀”

    正好卞璇也过来了,见到这个场景,立刻冷脸道“先生,请你放尊重一点,不然我就报警了。”

    最后花衬衫是被卞璇黑着脸威胁走的。

    阮思娴又转过身,继续撑着下巴发呆。

    “怎么了”卞璇见傅明予不见了,问道,“他走了”

    “嗯,让他送郑幼安回家了。”

    “让他送别的女人回家,你可真是心大。”

    阮思娴“啧”了一声,正想反驳卞璇,突然一只手又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烦不烦”

    阮思娴完全忍不了了,心想我五十公斤臂推白推了我引体向上白做了不教你做人你就不知道不是任何女人你都能惹

    她蓄力一秒,转身就是一巴掌扇过去。

    “啪”一声,响彻整个酒吧。

    卞璇手里的杯子掉了,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而阮思娴愣在原地,半张着嘴,手掌还火辣辣地疼着,灼热感久久不散。

    傅明予紧抿着唇,幽黑的眼睛紧紧盯着阮思娴。

    他白皙的脸颊至下颌线慢慢浮现出一道红色掌印。

    “解气了吗”

    阮思娴整个人都懵了,脑子里嗡嗡响,眼睛也不眨一下。

    见她不说话,傅明予微微偏头,几乎是把脸颊送到阮思娴面前。

    “不够就继续打,打到你解气为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