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三十八章

    “啊切”

    走出食堂,    阮思娴又打了一个喷嚏。

    她这次确定,    肯定有人在背后骂她,    多半就是江子悦。

    这人也是神经病吧,叫她离岳辰远一点。

    她做什么了吗

    这大半年来她见着岳辰就躲着走,连话都没说过几句,还要她怎样以后不着陆了就成天在天生飞是吗

    真想跟岳辰有点什么即便在天上飞也可以无线电聊两句。

    说白了还是太看得起自己的男人,    以为是个什么宝贝,别人看一眼都想抢。也不想想岳辰在世航是什么风评,    谁不知道他,    想正经过日子的女孩儿谁敢跟他结婚,也不怕婚后直接省了买帽子的钱。

    阮思娴觉得自己刚刚就不该那么直接地表达想法,应该摆出一副楚楚可怜地模样对她说“对不起哦,我没想到你会误会,    我跟岳机长没什么的,我们就是一起聊聊天叙个旧,    以后我尽量注意和他少接触,你千万别因为我和他有什么嫌隙。”

    只消这一段话,保证她今晚上鸡飞狗跳睡不着觉。

    不过现在这样也好。

    阮思娴知道其他同事都陆陆续续收到请帖了,一直担心这江子悦会挨着情面也给她送上一份。

    现在知道她这么忌惮自己,    还撕破脸了,就不用这个担心了。

    这说明什么呢。

    这说明江子悦正在用另一种方式赞美自己的美貌。

    阮思娴想这些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正在网上承受一波直接又粗暴的彩虹屁。

    现在宣传片还请模特拍吗就不能用自己员工吗

    两个小时前,宣传微博刚发出来,有人在世航官方微博下评论了这么一条,    小编专门转出来回复不是模特哦,这是我司的飞行员。

    于是平时寥寥无几的官博评论立刻破了千。

    飞行员姐姐我可以我可以

    请问招募考核标准有颜值这一条吗如果有的话,我不来了。

    姐姐太美了吧,快告诉我航班,我要去坐

    果然是在天上飞的,这是天上的仙女吧

    行不行啊女司机都让人够呛了,女机长的飞机能做吗

    呵,有些丝还看不起女人,你妈生你就是为了让你歧视你妈的你自己不撒泡尿看看让你去当飞行员你当得了吗哦不对,我忘了飞行员不收残疾人,脑残也算残疾哦。

    另外几位机长我也可有人指路微博吗

    经过一晚上的发酵后,微博转发了上万条,“世航女飞行员”不动声色地爬到了热搜榜前二十。

    阮思娴早上醒来,手机差点卡掉。

    平时寥寥无几的微博一下子涌入各种评论与私信,粉丝也迅速涨了好几天。

    阮思娴还有点懵,根据大家的私信内容才找到根源所在。

    但是评论太多,她也没办法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怎么翻到她微博的。

    她的头像是几年前在塞纳河边拍的半身照,微博昵称是乍一看带了那么点中二气息的“我和太阳肩并肩”,所以大家都确定这就是她。

    阮思娴又打开私信浏览了一下,其中大部分都是女孩子发来的。

    有说想认识的,有单纯来表白的,也有只知道发“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尖叫鸡。

    当然也有非常简单粗暴直接表达自己意愿的私信,通常只有两个字“约吗”

    阮思娴就很好奇这种人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好奇心使她挑了一个出来点进去看微博,求生欲使她立即退出来并且全面拉黑。

    被这么多陌生人吹了一通彩虹屁,哪个女人能不高兴呢。

    阮思娴乐颠颠地截图,正要发给卞璇和司小珍她们看,屏幕却突然被一个来电打断。

    号码她没存,但知道是谁打来的。

    接通电话后,阮思娴没说话,那头也沉默了片刻。

    “阮阮,今天世航官博上面那个女飞行员是你吗”

    阮思娴还坐在床上,盘着腿,歪着头“嗯”了一声。

    董娴的声音一下子就软了。

    “你怎么没跟我说过我一直以为你还在做空乘。”

    “你也没问我。”

    电话里传来董娴吸鼻子的声音,“阮阮,你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妈妈很开心。”

    阮思娴听了,心里没什么波澜,也没什么想说的。

    她们每次打电话就是这样,总是无端沉默。

    董娴也不明白为什么阮思娴慢慢就变成这样了,对她特别冷淡,有时候甚至还有一点敌意。

    “阮阮,你今天过生日了,我给你做饭吃吧。”

    “不用了。”阮思娴说,“我约了朋友。”

    数不清是第几次拒绝见面,董娴本已经习惯了。

    但是今天不一样,网上的照片让她许久回不过神,更不敢相信那个对她沉默寡言的女儿已经变化了这么大,她特别想见一见她,“那我给你送一个蛋糕行吗”

    “我朋友会给我订蛋糕,唉,先不说了,我要工作了。”

    董娴吸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好,我不打扰你了。”

    挂了电话,阮思娴又躺下去继续睡觉。

    而另一边,阮思娴一跃成为世航宣传部ki锦鲤后,官博赶紧趁着热度赶紧发了第二波宣传文案,非常有心地多配了几张阮思娴的照片。

    傅明予翻看着微博评论,面色平静,却冷不丁轻笑一声,“还真是人见人爱。”

    柏扬在一旁接嘴“不瞎的都爱。”

    傅明予看他一眼,对方立刻眼观鼻鼻观心,假装什么都没说。

    他又点进阮思娴的微博,看了眼粉丝数,吩咐道“告诉宣传部,适可而止,别过度消费她。”

    “好。”

    柏扬说完就要去做,傅明予又叫住他,“东西都搬过去了吗”

    “安排人搬了,今天下午应该就弄好了。”

    傅明予点头,柏扬转身走了出去。

    于此同时,傅明予的手机进来一个电话。

    他皱了皱眉,有些诧异,不知道董娴为什么会突然给他打电话。

    “阿姨,有事”

    “不好意思打扰你一下,我是想请你帮个小忙。”

    “嗯,您说。”

    “今天世航宣传微博上面那位女飞行员,你能告诉我一下她今天的航班信息吗我找她有点事。”

    “不好意思阿姨,我不能透露这个。”

    说话的同时,傅明予已经把今天的航班信息调了出来。

    阮思娴这个月飞行时间达到上限,今天休息。

    董娴踌躇片刻,又问“那你不用告诉我具体,跟我说一下她大概什么时候下飞机就行。”

    傅明予笑“阿姨,我手底下这么多飞行员,我怎么会清楚每个人下飞机的时间”

    说完又问,“你跟她认识”

    董娴“嗯”了一声。

    傅明予道“认识的话,你可以直接给她打电话,没有联系方式吗”

    “嗯。”董娴假意承认,“麻烦你了,我先不打扰你工作了。”

    “好。”

    电话里响起“嘟嘟”声,傅明予握着手机,屏幕自动回到那个小可怜的照片上

    傍晚,乌云还没等到日落西山便席卷而来,隐隐有暴雨的倾向。

    傅明予没让司机送,自己开车回了名臣公寓。

    路上,豆大的雨滴便落了下来。

    进地下停车库之前,他看见大门外停着一辆黑色保时捷,一个中年司机坐在驾驶座,而车旁边站着一个女人,一只手撑着伞,一只手提着一个蛋糕。

    傅明予与董娴见面次数不多,雨天也使人看不清模样,只觉得眼熟,直到他上了电梯,才想起这个人是谁。

    虽然对阮思娴和董娴的了解不多,但是傅明予大概能猜到,如果阮思娴想见她,董娴又何必专门打电话来问他航班信息。

    只是没从他这里得到消息,她才又多费些周折,辗转去查她的住址。

    傅明予的手指已经要触到16楼的按键,思及此,又往下挪了一点,按了14楼。

    电梯缓缓停下。

    门还没完全打开,傅明予便听到外面那人跑调跑到西伯利亚的歌声。

    随着门缝慢慢变大,一袭红裙的阮思娴慢慢噤了声。

    她咳了一下,掩饰自己瞎唱的尴尬,露出端庄的微笑。

    “傅总下班了”

    “嗯。”傅明予打量她,“今天心情不错”

    “还行吧。”

    阮思娴进去按了一楼,门缓缓合上。

    当电梯开始下降的时候,她突然问“你到底是上楼还是下楼”

    “下楼。”

    “哦。”

    阮思娴今天心情本来不太好,前两天卞璇的外婆生病,她关门回老家,现在都还没回来,只有司小珍陪她过生日。中途又接到了董娴的电话,她的关心说不上破坏了心情,但也谈不上喜悦,游走在中间地带,不上不下。

    可是下午她又收到了网友们不计其数地彩虹屁,快把她给淹死了,感觉自己真的就是仙女下凡。

    仙女自然不能为俗事烦恼。

    这个时候不好在傅明予面前唱歌,但是开心是压制不住的,脑子它自己就开起了演唱会,手指也背在身后打着节拍。

    但是老天爷总是会给下凡的仙女一点惩罚。

    当电梯停在八楼的时候,阮思娴就有预感,二郎神派他的哮天犬来抓她回天庭了。

    狗未到,声先到。

    阮思娴的脑内演唱会瞬间断电。

    所以怎么说还是有钱人好呢。

    如果不是住独栋别墅,阮思娴根本不可能要求同一栋楼的住户不准养狗。

    她默不作声地退到角落里,扶着栏杆,胆战心惊地与那只狗对视。

    阮思娴的神经紧绷,手心发凉,余光却看见电梯门倒映的两人的影子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至重合。

    他身上清冽的冷杉味道也越来越近阮思娴的视线慢慢被他的身躯挡住,眼前是他的衬衫,他的衣领。

    阮思娴抬头望着他,眨了眨眼睛,似乎没明白这个操作。

    她就站在墙角,而傅明予的身躯几乎就把她缩在这个直角里。

    只是跟以往不一样的是,他面对着阮思娴,而不是背对着她。

    狭窄的空间顿时缩得连气息都难以流通。

    他还低着头,直勾勾地看着她。

    他的眼神又特别平静,好像就是在维持自己目不斜视的习惯。

    但目光就是一动不动地落在她脸上

    阮思娴不行,她没办法这样跟傅明予对视。

    她别开脸,心跳却还是不受控制地加快。

    不是,你挡狗就挡狗,你面对我站着是几个意思

    狗是挡住了,可是你这姿势也太奇怪了吧。

    早知道还不如直面狗呢,比直面狗男人轻松多了。

    除了狗乱动发出的声音外,阮思娴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她垂眼的时候,傅明予能清晰地看见她眼睛上棕色的眼影和上扬的眼线,还有刷得格外翘的长睫毛。

    他回忆了一下,似乎是这大半年来第一次见她化妆。

    “打扮这么漂亮,去见谁”

    阮思娴“”

    整句话的重点,她就抓在了“漂亮”两个字上。

    而且她发现,今天成千上万的彩虹屁她都坦然接受了,还转发给司小珍她们看。

    可是傅明予一句“漂亮”,她居然脸红了。

    她低低吐出两个字“朋友。”

    “男的女的”

    阮思娴声音更低“关你什么事。”

    “随便问问。”他缓缓说,“男的女的”

    有随随便便就追问两次的吗

    阮思娴不想回答,可是头顶的阴影有一种压迫感,沉得她头都抬不起来。

    “男的。”

    “哦。”傅明予似乎知道阮思娴故意这么说,又问,“那晚上还回家吗”

    “不回。”

    “那我送你过去。”

    他的语气太直接,根本就不是商量。

    “不用了。”

    “你确定”

    电梯在这时候停到一楼,门缓缓打开,外面“啪啪啪”的雨声传了进来。

    阮思娴“”

    她出门前关着窗户,专心地化妆,完全没注意到外面已经开始下雨了。

    狗主人拉着狗出去,刚走两步又愣住。

    阮思娴生了些小心思,立即按了关门键。

    等狗主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门已经关上。

    可是傅明予还站着不动。

    阮思娴伸手推了推他的胸,同时去按负一楼的按键,急促地说“快走快走。”

    到了停车场,阮思娴坐上副驾驶,拉出安全带扣上的时候,突然想到什么,轻笑了声。

    傅明予“你笑什么”

    “没什么。”阮思娴说,“就是觉得你的副驾驶坐着还挺舒服的。”

    “嗯。”傅明予点头道,“也不是谁都能坐。”

    阮思娴别开脸没说话。

    再接下去,这个话题的走向只有一个。

    男人的副驾驶有时候确实有特殊的含义。

    就在这时,司小珍突然打了电话过来。

    今天暴雨,天气聚变,许多飞机航线要改,司小珍作为签派员走不开,必须加班。

    “”

    也不是故意放鸽子,工作就是这样,阮思娴很理解,但也失落。

    傅明予手搭在方向盘上,扭头看着阮思娴。

    “朋友不来了”

    听起来还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阮思娴扭头不说话。

    傅明予开始解安全带。

    “那回去吧。”

    阮思娴没说话,也没有异议。

    外面下着暴雨,她要是一个人在餐厅吃饭,今天还是她生日,那孤独指数也太高了点。

    重新进入电梯,阮思娴气压底,早已没了出门时的兴高采烈。

    她垂着头去按14楼,却突然被傅明予拉开手。

    “跟我上楼吃饭。”

    他也没等阮思娴回答,直接按了16楼。

    行吧。

    阮思娴不说话表示默认。

    她不想生日这天一个人孤零零地吃饭。

    傅明予有时候也勉强算个人,凑合吧。

    到了16楼,傅明予一边按指纹,一边解外套扣子。

    门打开的时候,他突然想到什么,回头笑道“你今天打扮这么漂亮最后还不是只有我一个男人看。”

    阮思娴皮笑肉不笑地说“是啊,便宜你了。”

    进门之后,他直接脱了外套,搭在沙发上,穿着衬衫朝厨房走去。

    阮思娴探头进去,“不点外卖”

    “不点。”

    “你会做饭”

    “还行。”

    傅明予打开冰箱,看着保姆给他塞满的新鲜事物,问道“想吃什么”

    “满汉全席。”

    阮思娴挑眉笑,“可以吗”

    傅明予没理她,伸手在冰箱里翻了翻,回头看着她“长寿面,吃不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