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番外九

    宴安竟是花了足足几秒并且配合当下情景才反应过来郑幼安什么意思。

    沉默,    长久的沉默。

    沉默之后是爆发。

    宴安翻身覆上来的同时,    郑幼安大惊失色,挥手挡他,    却被捉住手腕摁在头顶。

    “郑幼安!”

    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满腔怒火没处发泄,    只能从语气中泄露一二。

    “你知不知道你说这句话就是在找……”

    剩下那个字,    他最终还是没法对着郑幼安说出口。

    但郑幼安又不是不能意会。

    “你放开我!”郑幼安挣扎一二,    脱不开手,“你想干嘛啊你!你要、要想强来你这就是婚内强|奸!”

    “你也知道我们是这样的关系?”

    宴安紧扣着她的手腕。

    静谧的夜里只剩下两人不平稳的呼吸声。

    有的事情有了第一次,之后再发生什么就顺理成章了。

    更何况两人还是夫妻,    持证上岗,合理得不能再合理。

    而且这场婚姻,    郑幼安知道自己才是“高攀”的那一方。

    她偏了偏头,    说道:“那来吧,不过我病了,声音可能不太好听。”

    宴安:“……”

    “郑幼安你是不是脑子丢在非洲没带回来?”

    宴安一把丢开她的手,躺回另一侧,    长长地呼气。

    “我是个人,不会禽兽到对一个病人下手。”

    郑幼安裹着被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地背对他,    许久,“哦”了一声。

    再那之后几秒,    两人再无话。

    但就在郑幼安琢磨着要不要换个房间睡觉时,    她感觉到身旁的温度又在逼近,    随后,宴安再次握着她的手腕,轻轻摩挲片刻,突然开始摸她的锁骨……然后顺着脖子往上……

    郑幼安虽然开始浑身颤栗,但她没动,也没反抗,只是静静地说:“你还是决定不做人了吗?”

    动作戛然而止,宴安似是极力忍着怒气一般重重叹气。

    “郑幼安——”他闭了闭眼,“起床,去医院。你发烧了。”

    -

    刚刚宴安躺下去冷静了一会儿才回想起来,他抓住郑幼安的手腕时,感觉温度不太对劲。

    于是他再次伸手摸了摸,确实有些烫。

    锁骨,脖子……温度都不太对劲。

    从医院出来时已经凌晨三点,救护车呼啸而过,警铃大作,灯光闪烁,来来往往的车辆在跟死神争抢时间。

    宴安抽完一支烟,摇上车窗,隔绝了外面的紧迫感。

    他淡淡地看了副驾驶的郑幼安一眼。

    “自己发烧了都不知道?”

    郑幼安低头抠了抠指甲,假装云淡风轻地“哦”了声,“没太注意。”

    回到家里,宴安开灯,同时说道:“早点休息。”

    郑幼安埋着脑袋上楼,宴安跟在她身后。

    走到房间门口,她转头,跟宴安四目相对。

    虽然没说话,但是宴安很明白她什么意思。

    “你——”

    算了,不跟一个病人置气。

    “我去次卧。”

    等宴安扭头走了,郑幼安才扒着门,轻声道:“宴安哥哥,今晚辛苦你了哦。”

    宴安根本没回头,丢下一句“客气”便进了次卧。

    但躺到床上,他并没有很冷静。

    一想到刚刚郑幼安排斥他进房间的眼神就浑身不舒服。

    是,他知道他跟郑幼安没有感情基础,在她出国前那一年也没有任何夫妻之实。

    虽然那晚是个意外,可他又不是强迫她的。

    怎么这会儿却处处把他当贼一样防着了?

    [宴安]:安安,睡了没?

    郑幼安本就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听到手机震动一下,心想终于有没睡的朋友可以听她倾诉了。

    没想到拿起手机一看。

    这还不如别震呢。

    郑幼安自然没回消息装睡。

    半夜,迷迷糊糊之间,她感觉自己额头凉凉的。

    像是那天晚上,宴安的吻落在她额间,冰冰凉凉不带温度,却很缠绵。

    像是有什么预感似的,郑幼安倏地睁开眼睛,眼前果然出现宴安的脸。

    她惊恐,“你——”

    “你别说话。”

    宴安现在一点不想听她开口,伸手把她额头上的毛巾扯下来,“你还没退烧。”

    郑幼安愣了好久,直到宴安重新洗了毛巾敷在她额头上。

    “你怎么没睡觉?”

    “我要是睡了,你今天得烧死在这儿,明天我就成鳏夫。”

    “那不是……挺好的吗?”

    “郑幼安?”宴安俯身,拧眉道,“你烧傻了?”

    郑幼安觉得自己确实可能被烧傻了。

    “唉,确实。”

    宴安抿着唇没说话,却又听她道:“我不该咒自己。”

    宴安:“……”

    宴安算是明白了,千错万错就是那晚的错。

    现在他在郑幼安眼里就是个禽兽。

    -

    郑幼安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中午醒来时,宴安不在了,但额头的毛巾还有温热。

    她半撑着上半身坐起来,四处张望了一圈,拎了件睡袍穿上,像做贼似的打开房门。

    好巧不巧,宴安正端着一杯咖啡站在门口。

    “醒了?”宴安掀掀眼皮,“这是你家,你不用这样。”

    郑幼安清了清嗓子,“你今天不去工作呀?”

    宴安单手插着兜,慢悠悠地往楼下走。

    “要。”

    郑幼安探出一个脑袋:“那……?”

    宴安靠在栏杆上,回头看着她:“我在家里工作。”

    “这样不太好吧?”

    宴安偏头,“有什么不好?”

    看见宴安坦荡荡的样子,郑幼安知道自己这个和亲小公主僭越了,“没什么不好。”

    接下来的三天,郑幼安都在家里养病,而宴安也一直在家里工作。

    说是工作,但郑幼安感觉宴安好像是受了什么指派似的来盯着她。

    有一天傍晚,她在客厅看电视,起身的时候不小心踢到了桌子。

    那可是大理石啊,疼得她嗷嗷叫,眼泪直流。

    宴安从楼上书房下来,站在她面前。

    “怎么了?”

    郑幼安指着自己的脚趾,“废了废了。”

    宴安把她抱起来,放回沙发上。

    “废不了,皮都没有破。”

    “我的皮肤很娇嫩的!”

    话音一落,两人同时沉默。

    这句话郑幼安好像也说过一次,但不是在这种场合,而是那天晚上。

    郑幼安别开了脸,也不哭了不喊疼了。

    宴安坐了下来,沉默地看着电视。

    就这样沉默下去吧。

    郑幼安想,沉默是尴尬最好的解药。

    “是挺娇嫩的。”

    “……”

    那天之后,郑幼安的病像是开了倍速一样飞快治愈。

    她开始在家里坐不住,有一颗想要逃离这奇奇怪怪的牢笼的心。

    “姐妹们?有趴体吗?”

    “我在家里待不住了。”

    ——“你回国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不重要,他天天在家里守着我,我快生霉了。”

    “他现在就坐在我旁边看资料,电视还放着呢,有什么东西去公司看不可以吗?”

    ——“囚禁爱?”

    “?”

    ——“来吧,正好今晚阿晨生日,来mix玩。”

    “好。”

    郑幼安放下手机,偷偷瞥了宴安一眼。

    宴安的手机也一直在响。

    “有人找你?”

    郑幼安问。

    “朋友。”宴安低头翻手里的文件,“不用管。”

    “那不好吧,我看你这几天也没怎么出门,去放放风?”

    宴安的目光扫来,带了几分探究的意味,“怎么?”

    “没怎么,正好我今天也有点事儿。”

    郑幼安拂了拂头发,“我朋友那边有一个公益项目,我去看看。”

    一个小时后,郑幼安站在车门边,跟宴安挥手告别。

    “那我先走了?”

    “真不用我送你?”宴安说,“我也要出门。”

    “不用,我司机都来了。”

    车上,郑幼安拿出化妆包,给自己补了个艳丽的口红和bulingbuling的腮红。

    解开大衣,里面是一条性感的小裙子。

    到了mix之后,郑幼安觉得自己今天没来错。

    那些个小姐妹一个比一个妖艳,叫来的小哥哥都是电影学院的,一个塞一个好看,摇起筛子来跟跳舞似的,她一个不怎么能喝酒的人都想上手跟着学两把。

    纸醉金迷,声色犬马,真是太好了。

    ——如果她不是在场唯一一个已婚女性的话。

    她屡屡伸出蠢蠢欲动的小手,又被家里那本结婚证给压了回来。

    看着那些和小哥哥眉来眼去的小姐妹们,郑幼安非常郁闷。

    另一边,二楼卡座。

    宴安坐在沙发一角,手里杯子轻微转动,却没喝一口。

    朋友靠到他身边,笑道:“怎么了这是?最近几天没见人,上哪儿去了?”

    宴安:“在家陪老婆。”

    “嗯?”朋友惊了,“啊?”

    “她刚回国,病了几天。”

    朋友根本不是惊讶这个,只是惊讶他居然在家里陪塑料老婆。

    一整个晚上,宴安都有些心不在焉。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四周的人多了起来,出现好几个他不认识的人。

    十一点一到,他打了个哈切,再次震惊四周的人。

    “小宴总,困了?”

    宴安点头:“有点。”

    这几天在家里作息太规律,一到十一点就准时赶病人上床睡觉,他闲得没事,自然也只好睡觉。

    说完,他给郑幼安发了条消息。

    [宴安]:回家了吗?

    [郑幼安]:没有,还在聊天,来了几个电影圈的人。

    [宴安]:哦。

    他收了手机,随意往楼下瞥去,晃眼间,dj台下似乎有个女人很眼熟。

    他没忍住多看了几眼。

    几秒后,他往栏杆处走去。

    “小宴总,干嘛呢?”

    一个男人跟在他身后,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目光定格在台上的女dj。

    “没什么。”

    下面人实在太多,红男绿女你来我往,宴安看得眼花,直接掉头走回去。

    然而刚刚那个男人看在眼里了,并且很贴心地为他做事。

    几分钟后,一个身材妖娆的女人走了上来。

    “这位是小宴总。”

    男人指着宴安介绍,“北航的太子爷。”

    女dj挑了挑眉毛,朝宴安伸手,“您好,久闻大名了。”

    宴安从手机里抬头,扫过眼前这人,缓缓伸出手。

    握了个手,他也没说什么,看了一眼桌前半杯酒,没什么兴趣。

    但这眼神落在旁边男人眼里,就有了些别的意思。

    他撺掇身旁的女dj,“去给小宴总倒杯酒。”

    女dj看着宴安好像也是兴致缺缺的样子,不太乐意,但她是这家酒吧的股东,哄好客人是职责,特别还是这样有头有脸的人不能得罪,所以很快就露出笑脸,端着醒酒器迎了上去。

    “小宴总,我敬您一杯。”

    宴安端着酒杯随意地碰了下,闻到酒味,却失去了兴趣,只搁置在一边。

    同时,男人坐在他旁边,说道:“我们贝克小姐单身哦。”

    宴安抬了抬眼,瞥向他,似笑非笑道:“你不知道我结婚了吗?”

    男人见宴安笑着,以为他是那么个意思,便朝站在一旁抽烟的dj招招手,“来陪小宴总喝酒。”

    谁不知道宴安这婚结得突然,而婚后一年多了几乎不见夫妻俩共同露面,是什么个情况大家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

    女dj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直接端着酒杯过来。

    但她还没说话,宴安先倏地站起来,冷冷看了那个男人一眼。

    “我还没想过这么打我老婆的脸。”

    说完,他拎上外套迈步出去。

    两秒后那男人才回过神,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急忙追了出去。

    “小宴总!小宴总!您先等等!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不是看您无聊吗!哎!哎!小宴总!哎哟——”

    男人猝不及防撞到宴安背上,鼻梁差点给他撞歪。

    他揉了揉鼻子,酒意上头,眼冒金花,“宴总……怎么了,要不——”

    在他看到舞池中央一个人时,声音戛然而止。

    而宴安的背影看起来有那么一点渗人。

    男人眨巴眨巴眼睛,什么都不说了,黯然退场。

    一曲结束,郑幼安拍了拍胸口,额头浸了一些汗,有个小男生殷勤地给她递来一杯果汁。

    头顶的灯光闪得她眼花,也没仔细看是谁,直接伸手去接。

    刚刚碰到杯壁,这果汁却被人顺势夺走。

    “干嘛呀?”

    郑幼安回头,流转的眼波还没来得及收敛,嘴角的笑意僵在脸上。

    “宴、宴……”

    “不该叫一声老公吗?”

    -

    酒吧外面就是澄江,夜里风大,郑幼安打了个喷嚏。

    “把、把车窗关上。”

    宴安深吸一口气,关上车窗,开了暖气。

    “公益活动?”他侧头挑眉,“你给谁做公益呢?”

    郑幼安垂着脑袋抠指甲。

    “还电影圈。”宴安回头望了一眼酒吧招牌,“那几个小帅哥电影学院的吧?”

    “不知道,没问过,不认识。”

    “那我看你玩儿得还挺开心?”

    两人在车里沉默了一阵,郑幼安的朋友给她发了消息过来。

    ——“安安,没事吧?”

    ——“刚刚看你老公脸色不太好,你跟他解释解释啊。”

    ——“什么呀,不就是出来喝个酒,又没干啥,你老公不来酒吧怎么会遇见你。”

    ——“而且你不是说你们都互相不过问对方私生活的吗?”

    对哦。

    郑幼安突然抬头,感觉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贼心虚。

    她又没有做贼。

    “我开心怎了?”郑幼安瞪大了眼睛,“你不也是来酒吧寻欢吗?”

    “我——寻欢?”

    宴安被她这话噎了一下。

    他寻个什么欢?

    自从跟郑幼安订婚之后,他身边连个母鸽子都没飞过。

    倒也不是说他那时多爱郑幼安,只是觉得这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既然嫁给他了,就算两人没什么感情,他也不能打她的脸。

    这圈子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他要是跟哪个女人有什么,回头都能给他闹上热搜,更别说让大家看郑幼安的笑话了。

    “不是吗?”郑幼安挥了挥手,“其实没关系,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要别闹到明面上来。我倒是无所谓,但我爸妈的面子你得顾忌一下。”

    宴安:“……”

    他握着方向盘,几次想踩刹车却没踩下去。

    心里一口郁气实在难出。

    他这几天像个保姆一样在家里是为了什么?

    半夜里起来给她退烧又是为了什么?

    宴安沉着脸,问道:“你真让我想怎样就怎样?”

    “对啊。”郑幼安侧头看着窗外,“我之前说过啦,我不会管你私生活的,你看你这一年给我买这么多镜头,还让我刷你的副卡,我当然不会做得太过分。”

    “行。”

    宴安丢下一个字,踩了油门,车飞驰而出。

    “你开这么快干嘛?”

    郑幼安抓紧了安全带,心脏快跳出嗓子眼儿,“你f1方程式编制外人员吗?”

    宴安淡淡道:“f1方程式不是我国产物,没有编制。”

    郑幼安:“……”

    不到三十分钟,车尾一摆,宴安将车倒进了一楼车库。

    郑幼安下车的时候,不知道是车速太快还是酒精上头,有些站不稳,偏偏倒倒地走到电梯旁。

    “你酒驾了吧?我举报你!”

    “行啊,我坐牢了你好天天夜店蹦迪是吧?”

    见她站不稳,宴安牵住她的手,“上楼。”

    郑幼安骂骂咧咧地被他拉上楼,塞进浴室,关上门洗澡。

    “这就过分了,你能去酒吧我就不能?”

    她一个人嘀咕道,“而且我又没干嘛,连人家小哥哥的手都没碰一下,哪儿像你啊,我上初中那几年就看见你换三个女朋友了。”

    门外冷不丁地传来一道声音。

    “小安安,别以为你初中谈恋爱我不知道。”

    “……你在我浴室门口站着干嘛?”

    郑幼安撑着浴缸边缘,处于戒备状态,“你……变态?”

    宴安忍无可忍,直接推开门。

    浴室里灯光大亮,郑幼安躺在浴室里,洒了浴盐的水浑浊一片,飘着一堆花瓣,又隐隐透出她的躯体。

    因为喝多了酒,她的脸也红成一片。

    水花一激,郑幼安往角落里挪了挪,“你干嘛?”

    “你能不能别一会儿把我当贼,一会儿把我当变态?”宴安双手抱臂,似乎是一点邪意都没有地打量着郑幼安,“不管怎么样,我跟你是国家认证的夫妻。”

    “那你去打听打听……”郑幼安说,“哪个正常人躲在浴室门口偷看别人洗澡?”

    “我只是——”宴安双眼一鼓,“我没偷看!”

    “那你刚刚只是路过?”

    “……”

    “看,你解释不出来了吧。”郑幼安捂了捂胸口,“宴安哥哥,你不是汉成帝,我也不是赵合德,这种在家里偷看老婆洗澡的事情说出去真的太没面子了,以后别这么干了。”

    你妈的……

    宴安真的想爆粗口。

    他只是担心郑幼安像上次一样喝多了洗澡摔倒,结果就被她当成变态了。

    “怎么?”宴安冷冷开口,“你也知道你是我老婆?”

    他慢慢走近浴缸,往下一瞥,水光荡漾中,旖旎的风光若隐若现。

    “我就算光明正大看你洗澡又怎么了?”

    郑幼安缓缓抱起双膝,忐忑地看着宴安。

    “这可是……你说的?”

    -

    五分钟后,宴安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郑幼安摁在浴缸边上。

    “郑幼安!你不准给我在浴室里撒酒疯!”

    宴安是人模人样地进来,此刻不仅变成了个落汤鸡,头上还挂着几朵玫瑰花瓣。

    “不是你要看我洗澡吗?”她双手疯狂拍水,“我洗澡就这样!你看啊!你看个够!”

    这酒的后劲儿是真大,郑幼安似乎已经忘了自己什么都没穿,扑棱着双手在浴室里撒野。

    一会儿泼浴缸里的水,一会儿拿着花洒要当消防员。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郑幼安,你给我安分点!”

    郑幼安没听清,一边搅动水,一边问:“你说什么?分点什么?婚前财产吗?!”

    宴安懒得跟她说话,直接上手。

    但郑幼安刚洗过澡,身上很滑,宴安不想用力抓她,而这女人洗了澡仿佛力气特别大,几次挣脱他的手。

    一来二去,三番四次,五颜六色,七荤八素……

    几个小时候,郑幼安在宴安怀里躺着,睁着双眼,酒彻底醒了。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命运总是不倦地轮回。

    她好像又一次酒后乱性了。

    而今晚,她好像比上次更绝望。

    因为她清楚地记得,她好像连续说了几句很羞耻的话。

    郑幼安盯着天花板,内心久久不能平复。

    他们这算什么?

    合法炮|友?

    那确实是合法得不能再合法了,全世界都为他们鼓掌。

    房间里静悄悄的,郑幼安连头都不敢扭一下,毕竟另外一个人的呼吸声近在咫尺。

    她慢慢往旁边挪了一点、一点、再一点……

    突然,覆在她腰上的手倏地收紧。

    “今天又想用什么理由?”

    宴安慢慢睁开眼,对郑幼安发出了灵魂拷问。

    上次那理由确实不能用了,她自己亲口承认过。

    郑幼安决定以退为进,缩了缩脖子,埋进宴安怀里。

    “我睡了,宴安哥哥。”

    宴安轻轻地“嗯”了一声。

    “晚安。”

    说完,才感觉郑幼安有点奇怪。

    怎么这么乖。

    说起来,宴安也觉得自己有点奇怪。

    自从两人订婚,见面的次数其实还不上跟朋友见面的次数多。

    正因如此,已经有不少人揣测他们的婚姻状态。

    而在这期间,大大小小的诱惑也袭来不少,甚至也有人公然不把郑幼安当回事,明目张胆地给他塞女人。

    每一次,宴安都在心里想,不能让郑幼安被别人看不起,怎么也算自己看着长大的妹妹,他不忍心。

    ——不能这么打我老婆的脸。

    这样的心理暗示多了,似乎就成了一种既定事实。

    而他彻底的心理转变,也是来自于三个月前意外的一晚。

    既然有了夫妻之实,那就好好过吧,别再对外端着装塑料夫妻了。

    本来他也没想过离婚什么的。

    偏偏那天晚上,他还有另一种奇怪的感觉。

    用他们总裁圈的名言来说,就是——这女人,竟该死的甜美。

    但是这妹妹倒好,睡了她自己的老公,结果第二天跑得比谁都快。

    宴安每每想起来都牙痒痒。

    还好这段时间他表现不错,郑幼安学乖了。

    心里安定不少,宴安也入睡很快。

    第二天清晨,太阳晒进房间里,宴安悠悠转醒。

    他转头,想看看床边的人,却只见到洁白的床单。

    嗯?

    宴安缓缓伸手,摸了摸床单的温度。

    操。

    凉的。

    他又凉了。

    他立刻起身出门,绕遍了这座别墅也没见到郑幼安的身影。

    最后回到房间拿起手机,才发现三个小时前郑幼安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郑幼安]:宴安哥哥,我昨晚好像把你衣服弄坏了,我去欧洲给你买一件一模一样的赔给你!

    宴安:“……”

    他明白了。

    他不是活不好。

    他是命不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